随缘吧。微博:https://weibo.com/yuanling801

谨以此,献给我最亲爱的她。

【(另世)狐不求】第三章:狐仙心中暗生意,盟主欲去会“祸根”

一路上怀里的狐儿都在颤抖,所以狐不求一把狐儿搂进房间便急切地低头查看,细细的柳叶眉头拧成结。

“狐儿?别怕别怕,爹在这呢……抬头让爹看看你可好?”

狐儿自然不敢抬头了,此时她的脸上怕是难掩的邪恶笑意,若被他爹瞧见了,指不定要打一顿屁股呢!所以她只是把头埋得更深,紧紧搂着她爹的腰不撒手。

而这势必让狐不求更误会她受到的惊吓很大,心中隐隐泛起一丝杀意。只是这杀意一冒头狐不求便陡然一惊,心中念起静心口诀,让寒质精元压下那股子冲动,咬牙咽下翻涌上喉咙的气血时一面暗暗谴责自己居然一时被私欲冲昏头脑,这显然不是修仙者该有的反应。

狐不求看着自己抬起的有些微微颤抖的手,眼中闪过一抹复杂。

那双手虽...

【(另世)狐不求】第二章:妖孽惑人雪里红,武林大会暗生风

“勾栏院”不比一般青楼,原是比邻两家并为一家,门面上分为青楼“春宵”与倌馆“风月”,后院却是合并在一起的,平时两楼中人关系也不错。

“春宵”“风月”并称殷州城“两最”——最诱惑,最奢靡。进到“春宵”哪怕你随意抓一个端茶递水的小姑娘都保证貌美如花,进到“风月”随便抓一个小厮都保证俊俏有才,不说十八般武艺样样精通,却绝对能保证每个人都有一项才学。加上楼中别具一格的建筑设计,巧妙绝伦的新意玩法,任谁来一次,都想再来第二次,第三次。

但是相对的,勾栏院的收费也是殷州城之最,因此能上这两家院子逛逛的,几乎已是一种身份地位的象征,故而便有更多为了争名而来的官商富甲,这两家院子也就赚得越多。


狐不...

【(另世)狐不求】第一章:仙狐携子初下山,狐子喜闯勾栏院

人人都说京城繁华富贵,要狐不求看来,京城算得上是贵,却算不得是富。

普天之下,最富不过殷州。满城无处不是商贾店铺,虽说并非全都大富,却绝无贫苦人家。街上行人和乐融融,遍处欢声笑语,男子皆俊逸,女子赛花娇……这一路走过来,狐不求脸上都不禁挂起舒心的笑,任凭狐儿在前头如何兴奋疯闹,都是一副难得的好心情。


“哇!爹爹你看这老人家好厉害!弄出来的糖人栩栩如生呢!”

从下山那刻开始就一直在惊呼欢叫的狐儿半天也没消停下来,这会儿正凑在一个小地摊跟前大呼小叫的招呼她爹过来看,如果不是气质摆在那,免不得被人笑是不知哪个山疙瘩出来没见过世面的乡下丫头呢(虽然确实是这样没错)。

奈何狐不求乐意惯着宠着...

【(另世)狐不求】序

“狐儿!狐儿!”

不知山每天都是在这样的呼喊中开始新的一天。万物尚未苏醒,狐爹爹就得要去找他那宝贝“儿子”,漫山遍野走一遭,也不见得能找到。

要说这“儿子”,也是一大趣事。
狐儿原是女儿身,但狐不求捡她的时候想起山下人间有个说法乃“儿子贱养女儿富养”,狐不求是个修仙的妖,自然是身无分文一穷二白的。为了好养活狐儿,便给她取名“儿”。这名字起着随意,日后把女儿当儿子养也更是随意,也不怪狐儿有这满山跑的乱毛病了。
只是可惜了,狐儿天生心智不全。

“爹爹别喊啦!我在这儿呢!”

某处不起眼的小树丛中突然冒出一个小脑袋,大大的眼睛滴溜溜转悠,咧嘴笑的模样又灵气又可爱,让人一见就喜欢,恨不得把全世界最好...

《狐不求》设定

狐爹爹下山给儿找个“娘”好让自己无后顾之忧成仙的故事。


狐不求

不知山上一只千年的狐狸,修炼成仙的时候不小心丢了自己的一部分,所以算半仙,那天正好捡了一只小狐狸,养起来才发现小狐狸心智有问题,现在正愁如果自己成仙羽化后小狐狸没人照顾,于是下山来给小狐狸找个娘。关于为毛给小狐狸取名“儿”是因为狐不求听说山下有个说法“儿子贱养,女儿富养”,狐不求很穷,于是他决定贱养“儿子”!


狐儿

不知山上某只千年狐狸捡的小狐狸,心智不全(其实也不算吧,看起来还挺精的),跟她爹无欲无求的性格相反,她是个贪念很高的小家伙,得不到的东西也喜欢惦记着,然后想办法得到为止(实在得不到就继续惦记...

【另世公寓】章六,黄昏

“这次又怎么了?”
再次见到我,莫子夜一个头两个大,向来温和无波的脸上也出现了裂痕。我趴在女孩温软的怀里睁着俩大眼珠子看他,表示自己无辜。
女孩低头瞟了我一眼,用不太确定的语气道:“我也不清楚,似乎是……在畏惧夜久阡?”
嗯?阡阡不是我家孩子吗?咋姓夜嘞?
这个问题伴随着莫子夜拎着我后脖子把我提溜过去而消失。我张牙舞爪表示抗议,莫子夜却一脸微笑无视我对女孩说:“赫连,你先去换件衣服吧,别到时候连你也生病了,给我添麻烦。”
“切,你以为我是你手中那只啊,才没这么弱呢!”嘴上这么说还不忘斜我一眼,女孩甩甩湿漉漉的头发转身走了。
然后莫子夜笑眯眯的把我提溜到眼前,笑眯眯的说道:“好了,现在让我来想想该怎么捣腾你...

© Eri今天依旧有病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