学业繁忙,尽量填坑。微博:https://weibo.com/yuanling801

【朱修】诈欺师(甜向,HE)

[[ 读前须知:http://hm970801.lofter.com/post/1d5c7969_cb137c5 ]]

【章三】魔女的惊喜

“陛下!娜娜莉陛下!”
杰雷米亚疾走于白羊宫中,已然不顾这种行为是否失礼。他只想快点把这个惊喜告知娜娜莉陛下——这个从来连想都不敢想的奢望。
虽然杰雷米亚已经没有爵位,但深知其对布里塔尼亚皇族而言是无可替代的亲信的侍卫们并不敢对行色匆匆的杰雷米亚多加阻拦。所以当他推开会议室的大门时几个高层(包括Zero)正在开会,被他打断会议都转头看向他,并为扬言要隐居乡下的杰雷米亚的突然出现感到奇怪。
成为国王不过几个月的时间,娜娜莉却有着显著的成长,在这样一个突发情况下表现得十分淡定,微笑着帮其解围道:“杰雷米亚卿,是有什么要紧事吗?”
“是、是的,陛下。”喘顺气的杰雷米亚急不可耐,但看一眼会议室里有其他外人在,还是耐着性子跪下行礼禀报:“请饶恕我的失礼,但我真的有很重要的事要告知您,还请您随我移驾到没人的地方去。”
“重要的事是吗……”娜娜莉眸光一闪。她隐约有一种感觉,自从哥哥去世后就隐居乡下不谙世事的杰雷米亚会出现在这里,事情多半与哥哥有关。所以她对在座的人告歉一声后便随杰雷米亚到不远处的书房去。
隔着面具目送两人离开,朱雀沉默着陷入深思。
=============
“你……你说的是真的吗,杰雷米亚卿?!”此刻的娜娜莉全然没有刚才的淡然自若,她身体前倾,双手紧紧抓住轮椅扶手,一副难以置信又迫切一样这一切是真的模样注视着杰雷米亚。
“千真万确,陛下!”杰雷米亚也很激动,他甚至控制不住浑身颤抖,嘴角始终保留着上扬的弧度:“这一切都是C.C.小姐告诉我的!虽然没能亲眼看见,说是怕把那位吓跑了……但是,这是千真万确的!”
“真的……哥哥他……哥哥他还活着……”
心中绷紧的丝弦终于松懈下来,娜娜莉感觉有些恍惚。这确实是个大惊喜,让她使尽全身的力气才能消化。她忍不住笑了,笑着笑着便泪流满面。
“太好了……哥哥……太好了,我要去找他!杰雷米亚卿,快带我去找他!”娜娜莉真是迫不及待想要紧紧拥抱住那个此生最爱也最爱自己的人,一秒钟都等不了了。
“是的,陛下!我们这就出发!”杰雷米亚抹掉眼角的泪花,作势要去推娜娜莉。
但就在两人转身那一刻,看见了悄无声息出现在门口的Zero。
Zero带着面具,两人并不能看见他的表情,但他那攥紧的拳头,微微抖动的肩膀,都给人一种他愤怒到极极致的感觉,仿佛下一秒他就会冲上来拿走自己的性命。
于是杰雷米亚下意识拔出佩剑挡在娜娜莉面前,对其摆出戒备的姿态。Zero却毫无反应,依旧维持着刚才的样子。
看此情景娜娜莉不禁皱起眉头。
她的心中百味杂陈。她知道哥哥曾犯下不可原谅的错误,就算朱雀这一辈子都不原谅哥哥也是不可奈何的。就算是自己,也曾觉得哥哥是错误的。
但是现在不同了,在经历过一次失去后,她才终于醒悟没有什么比哥哥更重要。没有哥哥,就算得到世界也没有意义。
所以如果朱雀仍然选择不原谅哥哥,那么她会不惜站在与朱雀敌对的位置上——哪怕朱雀是她喜欢的男人。
所以她伸手让杰雷米亚退到后面,自己则移到朱雀面前,用严肃认真且坚定的语气对其说道:“朱雀,哥哥已经死过一次了。我不允许你再伤害他。”
说罢娜娜莉看到面前的身影明显震了一下,双拳握得更紧了。
================
远离帝国纷争的小村庄里,人们过着一如既往和平而忙碌的生活。
鲁路修刚把衣服床单洗完,此刻正在后院晾晒。
后院靠近森林,平时没什么人会经过。院子很大,除了用来晾晒衣服的空地以外都种满了向日葵,现在正值花期,满目金黄格外鲜艳。
因为仍是夏末,徐徐吹来的风都是暖暖的,让人昏昏欲睡。鲁路修擦去额头的汗水,看着挂好的衣服床单被风吹得飘舞起来,不禁露出由衷一笑。
只是这笑却在下一秒僵在脸上。
鲁路修用一副见鬼的神情透过床单缝隙看着对面突然出现的男人。他引以为傲的脑子轰的一下炸开了,他几乎能感觉到寒毛直竖,心脏以一种不正常的幅度鼓震着,每一下都像是被人用锤子砸在胸口一般难受。
对面的男人正是朱雀。
摘下面具的朱雀。
正因为摘下面具,他那张鲜明而面无表情的脸才震慑住了鲁路修。他的眼神很复杂,看着似乎很平静,却又能感觉到里面正暗流汹涌,卷着能把人溺毙的惊涛骇浪。
他正一步一步向鲁路修走来。
几乎是下意识的,在大脑还没反应过来之际鲁路修的身体便先选择了拔腿就跑,哪怕明知道逃不掉也要逃。
虽然早已有心理准备,但当亲眼看见那个人活生生出现在眼前时,朱雀还是愣了很久,脑子好像空白一片又好像乱糟糟的挤成一团。直到看见鲁路修逃跑,身体一瞬间作出的反应便是追上去扑倒并且牢牢压制住。
为什么要逃?
朱雀抓着鲁路修两只纤细的手腕,感受着他等同于无的挣扎,脑子里浮现出这样的问题。但他沉默着,仅仅只是沉默着注视身下人受惊小鹿一般惊慌无助的神色。
鲁路修挣扎了好一会儿才稍微镇定下来,发现对方根本就是游刃有余,明白自己的挣扎在这个体力怪物面前根本就是无用功,索性也就放弃了挣扎, 努力摆出淡定从容的模样问道:“请问你压着我有什么事,客人?”对,鲁路修还是选择装作不认识。
“为什么要逃。”既然被问到,那就顺势说了吧。
“我没有逃,我只是要回去工作了。”
“你在害怕?怕我再次伤害你?”答非所问。
“我不懂你在说什么,请你放开我。”鲁路修冷着脸,想尽量让自己更像一个被冒犯的陌生人。
“我不放。我再也不想失去任何人了。”抓住鲁路修手腕的手一紧,朱雀眼中的茫然变成坚定。
“……我不懂,你可能认错人了先生。”鲁路修只能咬紧牙关死撑。
“鲁路修……”朱雀却忽然笑了,只是这笑容比哭还难看,“你还是这么爱说谎。还是你是真的以为,我会把你认错么?”
“够了!”鲁路修再次挣扎起来,势要把这个让人恼火的家伙推开,“我说了不是就不是,你给我滚!”
鲁路修用了狠劲,挣扎中朱雀被撞疼好几次。看着抵死不承认的鲁路修,回忆起他曾经一次又一次的欺瞒,朱雀也逐渐变得烦躁起来。
为什么?为什么你总是要说谎?时至今日在我面前,难道还需要架起这么牢固的戒备吗?!
气急败坏的朱雀一心只想着戳破鲁路修的谎言,再不顾及其他,竟就这么在光天化日下直接扒起鲁路修的衣服,全然不顾鲁路修的惊叫与反抗,只想找到那个作为证据的胸口伤疤与code印记。
“住手!笨蛋住手!”
鲁路修简直要疯了,为什么这么久了这家伙做事仍然这么不经大脑?!他拼命拽紧自己的衣襟防止真的被人扒光,气急败坏叫骂道。
“那你倒是告诉我你是不是鲁路修啊!”朱雀红着眼睛吼回去。
“可恶……你这个体力笨蛋!”突然感到很泄气,鲁路修放弃了挣扎,泫然欲泣地看着朱雀,“为什么,你就不能当作没看见啊……”
“明明,‘鲁路修’已经死了。”
“被你亲手杀死了呀。”
这句话显然刺激到朱雀心里最敏感脆弱的部分,以至于从来身体快过大脑的朱雀在两手都没空的情况下猛然低头,以唇封唇堵住身下人的嘴。
这样,他就不能再说出那些让人心痛欲绝的话了。

待续.
=====================
令有话说:朱雀good job!不要大意的上吧!!

评论(2)
热度(6)

© E-Tea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