随缘吧。微博:https://weibo.com/yuanling801

【朱修】诈欺师(甜向,HE)

[[ 读前须知:http://hm970801.lofter.com/post/1d5c7969_cb137c5 ]]

【章二】荒野小村的骗子先生

“喂,觉不觉得麦克斯(Maxine)家里的小子很眼熟?”刚刚犁完田坐在田埂上休息的大叔甲没话找话。
“有吗?这样细皮嫩肉的漂亮小伙可不多见吧。”坐在一边的大叔乙擦着汗,拿起瓶子喝一口水后回道。
“不不不,真的很像!好像……在电视上看见过?”
“哈,你也会看电视?”
“我怎么就不能看了!那可是我儿子给我买的!”
“得了得了别炫耀了。那既然你说你在电视上看见过,那他是谁啊?”
“我也不知道啊,我就是闲着没事看看解闷的,哪注意这么多。”
“切~那不是说了等于没说?”大叔乙投以鄙视,并且点了管烟枪老神在在道:“告诉你吧!人家啊,原来是富家子弟,因为战乱才逃到这里来的!”
“你怎么知道这么清楚?!”
“哼哼~当然是因为——”
“因为是麦克斯告诉你的吧,赫卡先生?”声音从身后响起打断了两人的对话。大叔们循声望去,只见话题主角正眯着那双令人惊艳的紫色眼眸,一如既往笑得温和而优雅。他的手里提着一坛陈酿,那是麦克斯早先答应要给赫卡的酒,趁着酒馆休息C.C.便打发鲁路修出来跑腿了,来到时刚好就听到两人的对话。
看到酒扔下烟枪凑过去的大叔乙赫卡哈哈一笑,拍了拍鲁路修的肩膀便接过酒,揭开盖子凑到鼻子前一闻,发出由衷的赞叹:“啊!果然麦克斯亲自酿的酒是最醇香的。”然后居然就这么就着酒坛子喝起来。
“喂喂老东西,给我留点啊!”大叔甲赶紧跑来,拦截那个嗜酒如命的家伙。
鲁路修觉得好笑,忍不住弯了眉眼,只是长期睡眠不足导致眼底有着明显的黑眼圈使他看起来有些憔悴。
被大叔甲抢去酒坛子的赫卡扇着扇子,不着痕迹打量了几番鲁路修,想起大叔甲的话发现确实有些眼熟,偏偏就是想不起来是谁。
虽然赫卡自以为不会被察觉,但鲁路修还是感觉到自己正在接受审视。于是他把姿态放得更加泰然自若些,正是因为没有对样貌多加掩饰,用这种坦然的态度才不显得违和。一个人能做到如此“坦然率真”,还会被别人多加怀疑?亲身从某个男人身上体会过的鲁路修表示,如果这样还被怀疑的话那他真的要回到过去把傻乎乎相信着那个人的自己打死算了。
这只能说鲁路修的演技太好了,傲慢邪肆的暴君与优雅和善的少年差别这么大,一般人真的很难将之联系起来。
开始几天鲁路修还会偶尔遮掩一下样貌,发现这小村的人确实没有对自己起啥反应(除了夸赞他长得帅趁机揩油的大妈们,以及芳心暗许一看见他就脸红羞涩的淳朴姑娘,又或者套近乎希望他能教导自家孩子学习的男人),鲁路修便不再特意去掩饰。毕竟还有很漫长的时光要走,总不能去哪都像老鼠一样躲躲闪闪的吧?明明“鲁路修”已经死了,当着全世界的面被英雄Zero一剑毙命,世人不知道code和geass的存在,那么出现一个相貌相似的人自然就不会引起怀疑。
所以只要不被关键人物(知道code和geass存在的人)发现,就不会有问题的。
“我听说麦克斯想要酿水果酒来着?”过足酒瘾的大叔甲显然才是真的不在意鲁路修是谁的人,很快便把话题带到酒上了。
“是啊,”鲁路修想了想,确实是听麦克斯这么说过,“听说是要酿橘子酒。”
“橘子酒?哈哈还真是新奇的想法。”
“所以麦克斯的酒馆才这么有魅力不是吗?”鲁路修摊手笑道。
只是为什么呢?心里的不安躁动着,仿佛要发生什么出乎预料并且自己并不希望看到的事情一般……

远在田野的鲁路修不知道,此刻用一种他曾经用过的姿势靠坐在他曾经坐过的窗台上的C.C.,手里有一下没一下抛接着一个橘子,目送着窗外已经走远的运载橘子过来的货车远去,正笑得意味深长,为其酝酿一场绝对的“大惊喜”。

待续.
===========================
令有话说:
看到熟悉的名词,聪明的你是不是已经猜想到谁来过了?
很好,你已经可以期待朱修重逢场面了。
不过,体力担当的“没脑子”先生会不会将骗子“不高兴”先生野蛮的按在地上,这我可就不知道咯~~

评论
热度(4)

© Eri今天依旧有病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