学业繁忙,尽量填坑。微博:https://weibo.com/yuanling801

【朱修】诈欺师(甜向,HE)

[[ 读前须知:http://hm970801.lofter.com/post/1d5c7969_cb137c5 ]]

【章一】荒野小村的骗子先生

将近黄昏,落后而远离纷争的荒野小村里街上只有三两个行人,忙活一天的人们早已回家休息,享受着难得的平和。一辆破旧的马车却在此时缓缓从村外驶来,好奇的人会透过窗户或者走出门口眺望一下,发现只是普通的运送马草的车后便不甚在意。
马车停在村中唯一的酒馆前。
这是一家能供过客暂歇一晚的酒馆,店主是一位年过半旬的老妇人。老妇人的丈夫和儿子早在许多年前就已死去。因为老妇人平日待人和善大方,施舍饭食给流浪汉或者请村民喝酒之类,所以村里人对其很照顾。此刻酒馆尚未打烊,车夫从车上下来,四处看了看没有发现任何异状后放下心来,推开酒馆的门走了进去。
“欢迎光临,客人是一个人吗?”柜台内忙活的老妇人抬头看向来人,笑问道。
“不,是两个人……”车夫打量着不算大的店内,因为是晚饭时间所以店里没什么客人,车夫便摘下草帽与掩面的毛巾,对老妇人露出温和无害的笑容:“可以麻烦您为我们准备住宿的地方吗?我们赶了一天的路,有些累了。”
“哎呀,真是个俊俏的小伙子。”老妇人眉开眼笑。车夫不管从外貌上亦或是所表现出的气质、修养,都不像是一般的底层人民该有的样子,尽管他穿着破旧的衣服,也掩盖不住他的光华。明白他有什么难言之隐,老妇人却不打算八卦太多,只是从柜台出来,一边用围裙擦手一边询问:“是要单人间还是双人间呢?你们一定还没吃饭,要不要婆婆我为你们准备晚餐?”
“那真是太感谢了。另外请给我们一间双人间即可。”
“不用客气,随便坐吧!婆婆我去忙活了。”
“慢走。”
送走了店家,车夫——也就是鲁路修才彻底放下心来。
很好,看来我的猜想不错,这个小村庄并没有先进到消息如此灵通的地步,虽然不排除特例,但绝大部分人应该没有太过关注轰动世界的零镇计划,毕竟不管世界被谁主宰着,对这阶层的人民都不会有太大影响,自然就不会关注太多。
比起谁当皇帝,更重要的是今年的庄稼畜牧能不能有好收成吧?
鲁路修在心底感慨着,走出酒馆把躲在稻草堆上的绿发魔女叫进来。
C.C.一身不算华丽,站在“车夫鲁路修”面前却俨然一副大小姐做派,抱着那个奇特的布偶,使唤着前·皇帝陛下帮自己搬行李。
“你还真是一如既往的身娇体弱呢,鲁路修。”C.C.把下巴搁在布偶头上,一本正经吐槽。
“你还真是……一如既往……毒舌呢,C.C.!”好不容易把那一大袋行李扛进酒馆扔在地上,鲁路修一边擦着汗喘气一边怀疑这里面到底是些什么东西,居然这么重。然后回想起什么,他看向C.C.:“那个名字,最好不要再用了。就算这里够偏僻,‘鲁路修’这个名字也是罪恶的。”
“哼嗯……”C.C.的目光闪烁,用眯眼掩饰轻微皱起的眉头,勾起一边嘴角也不知是嘲讽还是取笑:“那我该叫你什么,鲁鲁吗?”
这个过分熟悉的称呼却使鲁路修的心颤了颤。他选择撇过头,不再看魔女太过清透的双眼,颇显狼狈道:“随……随便你吧!”
沉默在两人间漫延,幸好有老妇人突然出现打破这一僵局。老妇人掀开门帘,一看一旁站着一个陌生的小姑娘,以及她与车夫之间诡异的氛围,以为是小两口闹矛盾了,便打着哈哈上前去搭话:“两位客人,晚饭已经准备好了,需不需要先就餐?或者先把行李搬到楼上去?”
听到晚饭两个字C.C.也不管那么多了,先就坐到其中一张桌子前,故意提高一点声音道:“喂,鲁鲁!我要先吃饭,我饿了。”
“是是。”鲁路修也不好再闹别扭,便让老妇人上菜,自己也坐到C.C.旁边,不再想那么有的没的。
C.C.抱紧了怀里的布偶,斜眼偷偷观察鲁路修片刻,最后还是选择什么都不说,专心解决面前的晚餐。
“这样真的好吗?明明您要维持自己的生计也挺艰难的。”鲁路修蹙眉为难道,手上颠炒蔬菜的动作却利落熟练。
鲁路修与C.C.已经在这里居住了一个月。第一次见面时老妇人听说他们原来是大城市的富贵人家,却因为家人死于战役家道中落被迫流浪他乡过上贫苦生活,如今也不知道自己应该去哪里。同样失去家人的老妇人心疼这两个可怜的孩子,便招呼他们留下作伴。Maxine(老妇人)真的是个好人,却被我这样的骗子所欺骗……鲁路修垂下眼睑暗自嘲讽着。
“有什么关系,我一个半截身在坟墓里的老人家还哪计较那么多?况且你看,”在一旁削着土豆皮的老妇人,目光却一直投注在鲁路修身上,脸上是慈祥而宠爱的笑意:“因为鲁鲁的手艺很好,现在光顾酒馆的人也多了呢。”那是一种宛如注视着自己心爱的孩子一般的温暖目光,而这种温暖是鲁路修自从那次“暗杀行动”以后便难以再感受到的,所以他也很眷恋。
既然回不去,在这里开始新生活也未尝不可。
鲁路修释然一笑,把锅里炒好的菜装盘后喊了声:“C.C.可以上菜了!”
“来了!”掀开门帘走进厨房的C.C.正穿着老妇人为其制作的西部牛仔风裙与有着荷叶边的可爱围裙,把菜放进手里拿着的托盘上,却在转身时偷吃一块惹来鲁路修的呵斥,然后装听不到赶紧逃出去。一旁看热闹的老妇人会呵呵笑着让鲁路修别生气,然后被鲁路修用严肃而无奈的语气责备不可以宠坏C.C.……
这样平凡而简单的日子,干着不符合身份的粗活,却是从前梦寐以求而不得的细小的幸福。

事实上,这样的幸福又何尝不是种折磨?

满天星辰闪烁,又一次半夜惊醒的鲁路修靠在窗边隔着玻璃仰望,心里是沉重的。
他原该带着所有的罪孽与憎恨赴死,世界上不应该再存在着鲁路修。
但上天却让他活了下来。
活下来,享有这不该有的幸福。
每一个感到快乐的瞬间,心里的某一块便会狠狠揪紧。那里仿佛有一个人在谴责自己,明明不配拥有这样的幸福。尤菲,夏利,洛洛……还有那个代替自己接受惩罚的男人。他们的幸福明明已经葬送在自己手上,而自己却在这里过着幸福的生活?这怎么可以,太卑劣了!
右手手掌心上的code印记仿佛灼烧般疼痛着,似乎在惩罚他脑内想要赴死的念头。

一旁原该早已入睡的C.C.此刻睁开眼,看着鲁路修笼罩在淡淡月光下飘忽而孤独的身影,心里暗暗做了个决定。
鲁路修,就算我能守护你的心,但能斩断你的软弱与孤独的,果然只有那个人呢……
绿发魔女微微一笑,闭上双眼。

待续.
===========================================================
令有话说:
对,为了让朱修能更快重聚,我决定加快进程(结果先忍不住的反而是我自己)
接下来会是鲁鲁反被C.C.套路的展开√

评论
热度(7)

© E-Tea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