学业繁忙,尽量填坑。微博:https://weibo.com/yuanling801

【冰九】破冰

【食】

沈清秋冷眼看着面前一桌精致菜肴。

众所周知,洛冰河虽贵为魔族之首,却烧得一手好菜色,偶尔亲自下厨都会博得红颜一笑为之倾倒。但在沈清秋眼里,这比喂狗吃的饭余更让人倒胃口。
所以沈清秋什么也没说,一挥袖便把一桌美食扫翻在地。
这动静饶是已经习惯了沈清秋每日必摔东西泄气的婢女都狠吓了一跳,作为这里唯一一个仆役差使她也只能认命的进去收拾。看这好好一桌饭菜顷刻间成了一堆垃圾,尽管心中为尊上打抱不平,表面上也还得战战兢兢忙活。
沈清秋倒是心情舒畅了,露出这些天来难得一见的笑容,微抬下巴显得尤其傲慢,他扫了一眼这满地狼藉,似乎颇有些得意与幸灾乐祸,踱步走至窗边榻上坐下,手执一本不知洛冰河从哪寻来的书看起来。
连续几天尽是如此。
到后来,洛冰河也装不下去了,只撂下一个冷笑,一句“不吃?那便饿着”拂袖而去,说是要闭关几日,任何人任何事都不许打扰他。

修行之人有辟谷一说,按理沈清秋不用吃都没什么。偏偏先前洛冰河怕他逃走给他戴上了镣环,其作用比捆仙索是有过之而无不及,就算是露华芝做成的身体也不能撼动分毫。也就是,现在的沈清秋就是个普通的肉身凡体,凡人十多天不吃饭会怎样?
婢女看着躺在床上了无生气仿佛随时会撒手人寰的沈清秋不禁发愁。
于她而言沈清秋人是讨厌了点,又傲慢又无礼,还总是辜负尊上一片心意,动辄就是摔东西发脾气……但不管怎么说,那也是她的主人。
而且,他从没责罚羞辱过她,也不嫌弃她长得丑,还会在责骂迁怒她之后,给她讲些人间才有的异闻趣事。
所以,如果沈清秋就这么死掉,她大概……会有一点难过。
婢女偷偷抹了抹眼泪,决定哪怕违抗命令也要把闭关中的尊上找来。

沈清秋意识模糊,甚至已经产生幻觉。
他想起了很多事情,小时候的事,到了苍穹山的事,成为清净峰峰主后的事,以及被洛冰河报复的事。他也想起许多人,秋家,柳清歌,还有……岳清源,岳七。
他一直以为他恨岳清源,是恨,恨他没有遵守承诺,让自己白白受苦,失了仙缘,辜负自己一片赤诚与信任。他从来以为岳七不过就是个以自己为先、自私自利的小人,在苍穹山那般行事不过是怕自己泄露那件丑事,以及一点点的愧疚——事实上这没错,反正他沈九也是这样的恶人——所以他以为岳七不会来,就算他受洛冰河胁迫写下那封求救信,他也不会来,就像当年那样。
可是,他来了。
然后,他死了。
那一刻沈清秋才醒悟——他恨岳清源,是因为他对他抱有期望,他依旧期盼着着他的七哥能告诉他,他当初不是不守信,只是有些什么不得已的原因耽搁了。可是岳清源不说,所以他气极生怨。直到岳清源死在自己面前,沈清秋才明白,什么原因什么理由都不重要了,他只想他还活着。
他想七哥好好活着。
洛·冰·河!
这个扼杀了他全部希望的罪魁祸首!这一切都是他的错!都怪他!
恨,好狠!
可是,我也有错,我也是罪人……恨,好恨我自己……我们都是罪人!我们都该死……洛冰河……该死……死……生不如死……

洛冰河来的时候看到的便是被魇住的沈清秋。他真的很虚弱,面色苍白,骨瘦嶙峋,身体发冷。沉睡中的沈清秋没有了平日里的阴狠锐利,安静得仿佛一碰就碎的陶瓷娃娃。只是尽管在梦中,他的眉头依旧紧锁,让人忍不住想用手去抚平,抱着他告诉他:没事,有我在。
但是这个人,却是伤害他最深的人。
洛冰河攥紧了拳头,才强忍着没有一把掐住那人的脖子。
他见过另一个世界的沈清秋,那么温柔、宠溺,仿佛有他在,全世界背叛都无所谓。所以他羡慕嫉妒另一个世界的洛冰河,怨念为何自己的师尊却不是那样,只会对自己施以恶意。自己到底做错了什么?为什么?他真的好想问问沈清秋,为何从一开始他便那么厌恶自己,难道自己做得还不够好吗?
他蹲下身来,在距离沈清秋的脸只有十几厘米的地方深深凝望着这个让他爱恨交织的人。
对,爱恨交织。
他是爱他的,所以才那么恨。
就算见过另一个世界的沈清秋,他虽羡慕,却从未想过要让那人替代。
于他而言,沈清秋只有眼前这个人。
这个不识好歹,带着紧裹全身的寒冰利刺撞进自己心里的人。
他伸出手缓缓抚摸着沈清秋的头发,然后在那薄凉的嘴唇上落下轻轻一吻。

后来婢女端来了滋补的药粥,洛冰河一口一口度与沈清秋,又为其供给法力调理了一天一夜,沈清秋才总算从鬼门关走了回来。

======================================
“别人家的孩子再好那也是别家的孩子,嘴上再怎么夸怎么赞,真正爱的还是自己家孩子。”
同理,冰哥羡慕冰妹有沈师傅,但却不会把九妹当成沈师傅的替身,爱恨交织的纠缠哪是一个“替身”所能比拟的呢?;-)

评论(10)
热度(104)

© E-Tea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