随缘吧。微博:https://weibo.com/yuanling801

【冰九】破冰

一切发生在冰哥从异世界受到刺激回来后造了个肉芝强行把九妹的灵魂塞进去,九妹失无所失无所畏惧活着只为了让洛冰河活得不痛快的设定下。
ooc啥的,无视就好√

============================================

【衣】

“这是什么?!给我扔了!”
沈清秋看着面前薄如蝉翼的纱衣,气得脸色发青身体发抖,指着把衣服送来的无辜的婢女破口大骂。
“他当我是什么!青楼女子还是倌馆相公?啊?让我穿这衣服什么意思?!”
婢女愁苦着脸,缩着身子唯唯诺诺也不敢替尊上答话,唯有认命受着主子的迁怒。
按道理沈清秋这个前阵子才被尊上削成人棍折磨致死的俘虏不应这般趾高气昂才对。谁承想尊上自那次突然的“性情大变”恢复后竟会如此宝贝这个原该深恶痛恨的人,温言婉语百般忍让不说,前些日子尊上的一位夫人不过是打了那人一巴掌,那人还未如何,尊上倒是先把夫人的手给剁了。
婢女偷偷抬眼打量那人一番。
身体虽是露华芝所做,样貌倒是与原来一般无二,说不上有多惊艳俊美,只是自带一股子欺骗性的温文尔雅,使人望而入神,久观则脸热心跳。此刻的沈清秋未着半缕,只是用锦被盖着下体,裸露出来的身体布满了触目惊心的爱痕,多半是反抗时遭到尊上惩罚罢。沈清秋披散着青丝,那张欺骗性的脸上是不加掩饰的阴郁与愤恨,目光死死盯着面前起不到半点遮掩作用的纱衣,只恨不得将之撕碎。
大概想一并撕碎的还有尊上那张脸吧?
婢女仍在出神,身后忽然传来洛冰河的声音。
“青楼女子倌馆相公可比你听话多了,师尊。”来人也是一张欺骗性的脸,乍看纯良无害,实则心狠手辣,而这张胜似天人的美丽容貌,曾俘获多少男女老少的春心。只可惜,这张脸在沈清秋看来只有令其翻腾起嫌恶憎恨之意。
洛冰河笑得春风得意,微一侧首便闪过冲自己扔来的玉枕,丝毫不可惜好好一块上等暖玉制成的精作就这么粉碎在某人的盛怒之下。
沈清秋是气极,面对洛冰河时却又冷静得可怕。他才扔了玉枕,此刻抓起床边的香炉又要扔过去,还不忘嘴上讥讽:“那就滚去你的青楼倌馆,在这纠缠我算什么?犯贱吗?”
还不见人怎么动作,顷刻间原该在门口的洛冰河便已闪现在沈清秋面前。他一手握住那抓起香炉的手,一手抚上那张不掩饰恶意的脸,轻笑道:“师尊说的什么话,’有事弟子服其劳’,我又怎能扔下师尊跑去’伺候’别人?”
“呸!”沈清秋扭头躲过其抚摸,一巴掌扇过去却又被抓住挣脱不开,只得咬牙切齿:“我恨只恨当初没在你还是我弟子的时候杀了你一了百了!”
洛冰河目光一黯,面上挂着的虚伪的笑也少了几分,透出一股子寒意。他挥退在旁候命的婢女,在沈清秋的警惕目光下步步逼近。
婢女出了房掩上门,却按耐不住好奇心而附耳倾听。
只听那沈清秋在怒骂惊叫,隐约还能听到尊上说什么“既然不想穿那便别穿”之类的,然后挣扎搏打声渐渐转变成床笫旖旎,沈清秋的谩骂也渐渐变成不知是痛苦还是欢愉的喘息呻吟……
婢女羞红了脸,忙惴惴而去。
时至午后再见,沈清秋已穿上洛冰河为其准备的普通衣物,只是沈清秋却只想瘫在床上休憩,半分不得动弹了。

评论(3)
热度(135)

© Eri今天依旧有病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