随缘吧。微博:https://weibo.com/yuanling801

【(另世)狐不求】第三章:狐仙心中暗生意,盟主欲去会“祸根”

一路上怀里的狐儿都在颤抖,所以狐不求一把狐儿搂进房间便急切地低头查看,细细的柳叶眉头拧成结。

“狐儿?别怕别怕,爹在这呢……抬头让爹看看你可好?”

狐儿自然不敢抬头了,此时她的脸上怕是难掩的邪恶笑意,若被他爹瞧见了,指不定要打一顿屁股呢!所以她只是把头埋得更深,紧紧搂着她爹的腰不撒手。

而这势必让狐不求更误会她受到的惊吓很大,心中隐隐泛起一丝杀意。只是这杀意一冒头狐不求便陡然一惊,心中念起静心口诀,让寒质精元压下那股子冲动,咬牙咽下翻涌上喉咙的气血时一面暗暗谴责自己居然一时被私欲冲昏头脑,这显然不是修仙者该有的反应。

狐不求看着自己抬起的有些微微颤抖的手,眼中闪过一抹复杂。

那双手虽然白皙修长骨节分明,却绝算不上十指不沾阳春水的娇嫩。他不娇生惯养,相反他还为狐儿做过很多从前不曾做过的琐碎事,只因曾听说法术变出来的东西远没有原生态的好,只是为了让狐儿过得好点。他从那个高高在上不可冒犯的千年狐妖(仙),变成一个为孩子收拾烂摊子的居家男人,如今还为了这个孩子下山找媳妇,甚至为她差点在凡间动了杀念,这不是要绝自己的修仙之路么……他是不是在不知不觉中忘掉了自己的初衷?

深吸一口气,吐出来的却是微不可闻的一声叹息。抬起的手终落下,轻轻拍了拍狐儿的头,他轻声哄着,语气却透着难以言说的疲惫。

“乖狐儿,爹爹陪你睡一觉,明天就没事了。”

还以为自己得了意外惊喜的狐儿,自然不知道这一次自己闯的祸,日后会造成多大的后果。


这厢狐父子已睡下,那边雪里红却难以入眠。

他匆匆忙忙要给盟主递去消息,但无奈对狐不求的底细知之甚少,难以言明,只有写下一句话,完了递给对面百无聊赖沾着墨水玩的某蛇妖,让他把纸条变成信鸽送过去。

蛇妖君子青照做送走信鸽,便回来继续坐在对面,托腮看着扶额沉思的爱人,歪着头表示不解。

雪里红瞥他一眼,摇了摇头笑着给他解惑:“你知道,盟主身边有个算命先生叫卜算子。前段日子卜算子算出不知山将有一物携女下山,并会被其女领到我这勾栏院来。”

君子青闻言皱皱鼻子,哼一声表示不屑。至于他在不屑什么,雪里红自然知道是那位算命先生了。

对于修得法力的妖而言,那些所谓的算命先生都是特别恶心妖的存在,要只是装神弄鬼倒也罢了,最怕是碰到那些半吊子又非要充大神的货色,造不造福百姓先不说,肯定得先祸及妖怪——指着这个说妖孽指着那个说祸害,让人类人心惶惶群起而攻之,到底谁才是祸害!这会儿听到又是那什么算命先生的断言,可不就不高兴了?甚至都有点替狐不求打抱不平呢。

雪里红见他这样便坐过去,伸手摸摸他那丝滑的发安抚着继续说:“卜算子没有恶意,你看他就没有诬陷你对不对?这次实在是算出来那位客人会扰乱武林大会,甚至危及盟主……大会将至,盟主抽不开身来,这才派遣我来看看的。”说着他便皱起眉,把头搁在爱人肩上,叹道:“只是这一看,知晓这位客人必定不凡,怕是你我难以为敌。”

“我们这次又如此冒犯,日后还不知道该怎么赔罪才行呢……”


同夜,殷州城百里开外落山城武林盟主府邸收到来信,接信人正是两人讨论的主角——卜算子。

颠覆人们对算命先生传统的外貌认知,卜算子长得可谓是清秀貌美,一袭白衣,嗓音空灵如泉,仿佛略施粉黛便直接能登台献唱。只是两鬓成霜,气息浮虚,竟是有先天不足之症,病若林黛之姿,好不叫人心生怜惜之意。

最巧的便是,那卜算子眉眼之间与狐不求竟有几分相似,只不过少了几分清冽高傲,多了几丝柔顺乖巧。


卜算子就住在盟主大人院中的偏房,在主卧隔壁不远处,这足以见其受重用程度。


卜算子看过信,便把那双柳眉皱起,敛下眼睑若有所思,好一会儿,才拿着信出门,带去对面盟主的书房处。

一进门,卜算子便瞧见那俊朗之人正伏于桌案前处理事务。烛光幽幽,映着沉稳温和的眉眼,挺拔坚韧的身姿,明明只是执笔而书却透出一股习武之人才有的凛冽气势,方方面面无不让卜算子为之心悸。

卜算子忍不住红了脸,忙低下头平复心绪,缓缓踱步到盟主大人面前,将手中紧握的信纸恭敬递过去:“盟主……这是雪公子送来的信。”

“嗯,放下吧。”

盟主大人兴趣缺缺,只是简单回了句话,连个眼神都没给来人,始终专注于眼前的成堆的文件。

卜算子难免有些失落,一开始那股子悸动也冷却下来,只是恭敬答了“是。”便放下信件,一步三回头的走了。

“……”

等人走个彻底,盟主大人这才放下手中的笔,有些无奈的按按眉头,叹了口气。

并不是不知道卜算子对自己的心思,不管是投其所好穿上白色衣服还是故作乖巧柔顺的姿态……只是,这要他怎么回应?两个都是男的也就算了,关键是他确实对卜算子没那方面心思。

是,利用卜算子对自己的心意而将人留在身边为己用是有些不厚道,可这是你情我愿的事,这能怪他么?再者,答应卜算子的请求让他住在自己院子的偏房已经是他最大限度的体谅和让步,总不能让他每每都要顾虑卜算子的心情吧?拜托,面对武林上那些大大小小的事已经够让自己烦的了!

早知道这感情之事如此麻烦当初就不该把他留在身边还加以重用了……

盟主大人摇摇头,拿起那张被捏得有些褶皱的信纸一看,忍不住便扬了扬眉毛。


“狐已入世,仙妖难辨,善恶未明,望自珍重。”


这又是怎样一个存在,竟让自己那向来从容不迫的属下说出“善自珍重”这种话?

因为一天繁琐的事务以及自己难以理解的感情问题而烦闷许久的盟主大人,此时面对这一纸书信寥寥几字却露出了由衷的笑,他甚至有点亲身去见识一下这被心腹断言“扰乱武林,祸及盟主”的……狐狸?


信纸被放于烛火之上,随着盟主大人几声轻笑,化为灰烬。



【待续】

评论(2)

© Eri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