随缘吧。微博:https://weibo.com/yuanling801

【(另世)狐不求】第二章:妖孽惑人雪里红,武林大会暗生风

“勾栏院”不比一般青楼,原是比邻两家并为一家,门面上分为青楼“春宵”与倌馆“风月”,后院却是合并在一起的,平时两楼中人关系也不错。

“春宵”“风月”并称殷州城“两最”——最诱惑,最奢靡。进到“春宵”哪怕你随意抓一个端茶递水的小姑娘都保证貌美如花,进到“风月”随便抓一个小厮都保证俊俏有才,不说十八般武艺样样精通,却绝对能保证每个人都有一项才学。加上楼中别具一格的建筑设计,巧妙绝伦的新意玩法,任谁来一次,都想再来第二次,第三次。

但是相对的,勾栏院的收费也是殷州城之最,因此能上这两家院子逛逛的,几乎已是一种身份地位的象征,故而便有更多为了争名而来的官商富甲,这两家院子也就赚得越多。


狐不求携同狐儿一起在众姑娘的簇拥下进了“春宵”,大厅里看热闹的人一见这来人相貌不俗,一时均交头接耳,甚至有些低俗之辈不知是出于何种心态,居然开始取笑哄闹起来。

“喂喂怜姑娘!这可是风月新来的小相公?怎么领到这边来了,怕不是想让我们这些顾客尝尝鲜?”

“对啊对啊,瞧瞧这模样长得……啧啧,怕是要让风月馆的玉茕公子再吃味闹性子了吧?”

“哈哈哈哈哈哈~”

被点了名的怜姑娘怜心松开原本挽着狐不求的手,双手叉腰佯怒娇嗔道:“说什么呢!这可是咱们的客人!”围拥着双狐的众姑娘也随声附和:“就是就是,嘴里吐不出象牙来。”

“还对风月的事知道得这么清楚,可不就是想去没胆去么?”

说着众姑娘也是咯咯直笑,笑得那些呛声的客人臊得脸通红。

以怜心为首的这一众姑娘可是春宵里出了名的“辣凤子”,以娇蛮为卖点,牙尖嘴利胆子大得很,没少帮着院里兄弟姐妹去饶舌呛人。但是姑娘们很聪明,知道适可而止,故而从没闹出太大风波。并不是没有客人投诉过,偏生就有那么些客人好这口,于是把这些个大小姐们娇惯得更大胆了,这会儿自然不甘落后。

让姑娘们这么一闹,原本哭笑不得的狐不求和气愤不已的狐儿自然就喜逐颜开,怜心瞧着那几个客人有些下不来脸了便招手叫停其他姑娘,笑呵道:“走吧姑娘们,把咱狐公子领到幽阁去好生伺候吧!”

“是~”

一群人热热闹闹的,又把云里雾里的狐父子拥到楼上去了。

不过人虽走了,落下的波澜不但没散去,反而又炸起千层——方才怜心姑娘可是提到了“幽阁”?这幽阁可是由掌柜“梅公子”亲自招待的贵席啊!前些日子寻来的落英王爷想到幽阁去也被拒了吧……这人到底是什么来头?!


任凭人们如何猜想也是不知道答案的,至于身为当事人的狐父子由于并不知道所谓“幽阁”竟是如此稀罕,自然也难以感受到这份殊荣是何其重大。他们只觉得自己糊里糊涂就被带到了一个很好看的房间里,然后被按坐在椅子上奉上香茶点心,个个漂亮姑娘都在笑语嫣然哄他们喝茶吃东西,偶尔趁乱摸两把。

“狐公子别急,咱们梅公子很快就会来的。”

“是啊是啊~”

狐不求并不在意自己被人这般上下其手,只是他却奇怪自己为何一定得等这“梅公子”呢?不过看在这茶与点心都不错的份上,他还是愿意等的。再一看身旁那软香在怀直流哈喇子的傻儿子,狐不求啥都不想说了。


勾栏院的建筑布局就如同一个堡垒。四栋楼围着一个庭院,楼与楼之间架起回廊互通,前楼是门面,包含雅间以及大厅舞台,两边是各位姑娘公子的住处与一应功能房,后楼是主事人的住处,而掌柜“梅公子”就住在后楼高阁。

幽阁位于勾栏院前主楼最高层,与后楼掌柜所居住的高阁回廊之间架起一座天桥,人们把这天桥笑称“一线牵”,只因每次掌柜的走过这天桥到幽阁来招待,必然会成就一段姻缘。


不过这次掌柜的并没有从“一线牵”走过来。


狐不求只觉得喧闹中门被推开的声音额外明显,一时阁中沉静下来,都把目光投向来人,饶是狐不求都不得不衷心赞叹一句,那真真是个妙人!

来人身形修长,着一袭丝绸白底红纱袍,宽松的袍子却明显勾勒出婀娜纤细的腰身;一头乌丝不绾不扎,披散在胸前身后平添一股子慵懒;那人长着一对桃花眼,眸中流光溢彩一颦一笑都勾人心魄;那单薄红润的嘴唇只是微微带笑,便如同寒冬中盛开的梅花,娇艳却有着不折的傲气……光这么看着,狐不求都觉得这人真是比自己还适合做妖。

身旁那些漂亮姑娘们虽已是见过不少次自家掌柜,却还是晃了晃神,才恭敬的冲其行礼告退。

伸出柔弱无骨的手在半空中摆了摆,等人都退下顺手带上门,“梅公子”这才懒懒的把目光投注在狐不求身上,挂着公式化的笑道:“这位就是狐公子吧?令嫒的请求方才已有人向我告知,狐公子若不嫌弃便放心住在这里无妨。”说完顿了顿,似乎是才想起来一般掩嘴弯眸,略施一礼道:“在下雪里红,承蒙客人抬爱送号‘梅公子’,未赐教?”

“在下狐不求,这是小儿狐儿。”狐不求回以一笑,顺便拍拍身旁已经被美人美貌惊呆的某只回神。

“小儿?”雪里红面露疑惑,又上下仔细打量了一番狐儿,但是很快又恢复成那个公式化的笑,点头示意:“是在下失礼了。那么就请狐公子与……令郎,随雪某一起到房间去看看吧?”万千世界无奇不有,客人乐意把女儿叫儿子这种事雪里红自然是不会拘泥的,只是侧身相请,携带二人往安排好的住处走去。


方才所待阁中燃着熏香所以狐不求不曾发现,这会子走出来狐不求才隐约嗅到那雪里红身上隐隐约约带着妖气。狐不求仔细闻了闻——倒是不像是妖,倒更像是——狐不求眯起那双与狐儿般大大的狐狸眼,扬起一边眉毛透出一丝了然——这倒更像是,被一只强大的妖怪把味道附着在他身上了。


狐不求不动声色。


雪里红给狐不求安排的房间在左楼最里头那间,他们沿着回廊走,在走到倒数第二间时狐不求突然一个闪身后跳,手中还不忘拎着狐儿的后衣领,翩翩落在回廊栏杆上,只以一足尖为支撑,却能带着一个人稳稳悬在半空——而刚刚狐不求所站之处,却俨然钉着数根银针,那银针上的黑色与刺鼻味道,无不在说明此毒霸道。

走在前头带路的雪里红此时已经回过身来看,脸上没有一丝意外或惊吓,倒不如说正挂着一抹无奈而宠溺的笑,让人一看几欲要溺毙在这样的温柔里。

然而此时四周再无他人,狐不求与狐儿的关注点也不在他身上。

狐儿虽只被提溜着衣领悬挂在半空却不觉得惊慌,反倒是循着她家爹爹的视线把目光投注在眼前那扇关紧的门上,此时定神一感应,也发现了蹊跷——那里头,似乎有一只修为还在她之上的妖!而若不是她爹爹提醒,凭她的玲珑心窍居然也未能察觉!!

彼时她才感觉到一丝……兴奋。

真的,生平第一次遇到能让他爹作出这般姿态的妖怪,可不就让她兴奋不已?她甚至已经开始想象若是这妖会不会能把她高高在上的爹爹压倒蹂躏呢!

狐不求无法感应到狐儿心中在想什么,只是微微抬高了下巴,眸中渗出一丝冷意,凉凉的冲屋子里头问了句:“阁下这是什么意思?”

“呵呵~”

屋里头传来一声笑,随着门被打开,里头走出来一个身着墨绿劲装之“人”。那人比狐不求还要高上几分,一样的披散着发,却只透出阴狠绝辣的气势,连那双狭长的妖眸中也泛着寒光,嘴唇薄而无血色,衔着若有似无的冷笑,整一个就是一条盯着猎物的蟒蛇!

只是这条蟒蛇却在雪里红倚进自己怀里时散去一身阴狠煞气,然后在那人一个怪嗔的眼神下耸了耸肩,冲仍在打量自己的狐不求投去友好一笑。

“抱歉,这是在下的外子,方才只是他一时贪玩,绝无恶意。”

回话的是雪里红,此时他目光柔柔,满脸歉意看着狐不求,似乎真的是在为此感到抱歉。他见狐不求并没有反应,又解释了一句:“外子尚不会说人话。”

“呵……”蛇妖又偷笑了声,只是被雪里红一瞪立马闭嘴露出无辜的神情,然后把头埋进雪里红颈窝里表示自己在反省。

这一幕可把狐不求逗笑了,只不过笑意未达嘴角便被轻轻抿去。狐不求抬手把拎着的狐儿搂进怀里,腰身一晃便已将悬空的身体晃回廊中,轻轻往下一跳,连发丝都不曾摇动分毫。

他揉着狐儿趁机靠在他怀里的脑袋,对于环绕在腰间那双越收越紧的手臂也采用放任态度——他还以为狐儿这是被对方吓着了呢,哪知狐儿此刻正动着歪脑筋忍耐兴奋忍得身体都开始微微颤抖了。

安慰了狐儿许久也不见她安定下来,狐不求原来被冒犯也无波无澜的脸色这才沉下来,敛着眼睑笑了笑:“虽说不该过问别人家家事,但在下觉得,梅公子应该不希望见到爱人受伤,以后这种事……”接下来的话狐不求并没有再说,只是抬起眼看向那二人的双眸明亮,销着让人不寒而栗的意味,仔细一看却又只觉得干净透彻,并无其他。

狐不求冲神色怔怔的二人点了点头,便搂着狐儿进了隔壁那为自己安排好的房间。

只不过在他路过时,原本钉在木板上的数枚银针却悄无声息没了踪迹——不是被拿走了,是真的就在眼前灰飞烟灭了。


看着这一幕的雪里红沉默了好一会儿,才叹了口气冲抱着自己的爱人说道:“去禀报盟主吧,这一次武林大会恐怕是……难以安生了。”那面上竟已不见一贯的云淡风轻,只剩下满目肃然。


【待续】


评论(12)
热度(2)

© Eri今天依旧有病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