随缘吧。微博:https://weibo.com/yuanling801

【(另世)狐不求】第一章:仙狐携子初下山,狐子喜闯勾栏院

人人都说京城繁华富贵,要狐不求看来,京城算得上是贵,却算不得是富。

普天之下,最富不过殷州。满城无处不是商贾店铺,虽说并非全都大富,却绝无贫苦人家。街上行人和乐融融,遍处欢声笑语,男子皆俊逸,女子赛花娇……这一路走过来,狐不求脸上都不禁挂起舒心的笑,任凭狐儿在前头如何兴奋疯闹,都是一副难得的好心情。


“哇!爹爹你看这老人家好厉害!弄出来的糖人栩栩如生呢!”

从下山那刻开始就一直在惊呼欢叫的狐儿半天也没消停下来,这会儿正凑在一个小地摊跟前大呼小叫的招呼她爹过来看,如果不是气质摆在那,免不得被人笑是不知哪个山疙瘩出来没见过世面的乡下丫头呢(虽然确实是这样没错)。

奈何狐不求乐意惯着宠着,此时也仅仅回以一笑,为了不让自己不小心瞬移,刻意放缓了脚步慢慢踱步到狐儿身边,揉揉狐儿的头,笑骂一句:“你呀!爹爹可先说好了,爹爹没钱给你买的,你再喜欢,爹爹也没办法。”

“啊……”闻言原本眼睛闪亮亮仿佛揉进了细碎阳光的狐儿顿时蔫儿了,垂头沮丧的凑过去抱住狐不求的手臂,偏偏那双眼睛还一直忍不住往那些糖人上瞄,好不可怜。

这不,老大爷马上就心软了,摆摆手递过去一个糖人,笑呵呵道:“无妨无妨,喜欢大爷就送给你了!”

“这怎么好意思呢,”笑眯眯拍开那只满脸兴奋伸手就要接的小爪子,狐不求歉然道:“要不这样,咱们父子俩留下来帮你打下手,如何?”

“哎!我这小地摊的哪需要什么帮手呢?况且这糖人也不值几个钱,我是看小公子实在喜欢得紧才给送的,哪能叫你们帮我打杂?”老人家眼神不好,听狐不求说父子再加上狐儿中性的打扮便以为她真是男的。老人家看那小公子因为手被打回去了正嘟着嘴瞪她的父亲,眯起眼仔细一看,才发现那位父亲还真是年轻俊俏得很,再看那衣着打扮和通身气质,倒像是哪个富贵人家。至于为何会不带钱出门……有钱人家的心思他可猜不透。不过看这富贵人家的老爷对着自己这个小贩都如此有礼貌,心里高兴才乐意送的。

“那如此……真是多谢大爷了!”狐不求冲老人家点头施礼,才接过糖人递给早就等不及的狐儿,又轻敲她的脑壳嗔道:“礼貌呢?”

“多谢大爷!”狐儿从善如流,很乖巧的冲老人家施礼道谢,这才高高兴兴挽着爹爹的手走了,糖人拿在手上看了又看,就是不舍得吃。狐不求见了也只能笑一句“傻狐儿”随她去了。


俩人东逛逛西逛逛,很快夜幕降临,殷州城却不见半分萧条,入夜依旧热闹,更有那杨柳花街,张灯结彩笑语嫣然,竟比白天还要热闹几分。

但是比起到风流场所寻欢作乐,先找到今晚居住的地方才是狐父子此刻该挂心的。

虽说可以到城外树林凑合一宿,可日后总得有个住处吧?再者狐不求并不想在脏兮兮的野外睡觉,天气又冷露水又重,就算他自己能凑合他也不愿意让狐儿陪他一起凑合。

于是狐不求想了想,拉过仍在摇头探脑四处打量的狐儿,拍拍她红润的小脸蛋笑道:“乖狐儿,你去找个喜欢的住处,爹爹想办法弄些钱来如何?”

狐儿张着大眼睛看他,脑子里转了好几转才点头答应:“嗯!那爹爹你快去快回啊!”然后便笑嘻嘻站在原地目送她爹走出视线范围,才贼笑着转身跑了,目标直冲杨柳花街!


且先说狐不求这边。

狐不求并不是第一次下山来人间,该怎么去弄到钱他自然知晓,至于为什么要先把狐儿支走……你能当着孩子的面做些偷鸡摸狗的勾当?

没错,狐不求所谓的弄些钱就是找一个人多拥挤的地方站着,然后仔细盯着街上有哪些贼眉鼠眼的,等那小偷得了手,他立马就上前去顺走。这么悄悄经过甚至连擦身都用不着就能无知无觉顺走钱包,量那小偷本事再大也摸不着头脑。

得手后的狐不求躲在暗巷里查看战利品,其中有一个钱包里倒出来一个玉质特别好的玉佩,连狐不求都能一眼看出这一定不是什么凡品。狐不求抓在手上仔细看了看,发现玉居然是暖的,上头雕琢着纠缠繁杂的梅花,隐约能看出中间的枝花绕出一个白字。狐不求想了想,决定还是把玉塞进钱包里,然后放入怀中妥帖收好——且不论能不能找到失主,带回去送给狐儿也好啊!


狐不求又在各条街道蹲了几次,等觉得收获差不多了才回到之前与狐儿分别的地方,闭上眼,把周围喧嚣的世界隔绝,喉结微动,在心中默默呼唤着狐儿。

“狐儿……狐儿……回来。”

很快,拥挤的人群中一个小小的倩影便兴冲冲挥着手跑了过来,边跑还不忘边招呼:“哎哎爹我在这儿呢!这里这里!”

好不容易挤过人群到狐不求跟前站定,狐儿已经气喘吁吁脸颊绯红了。狐不求看着她这样就忍不住想笑,伸出手也不嫌脏的给她擦去满头细汗,问道:“可找着住处了?”

“找着了!”

“可还喜欢?”

“当然是极为满意的~”

“那好,带爹去瞧瞧吧。”

“好!”

一把牵起狐不求的手,狐儿连蹦带跳就拉着他往目的地走去。在后面对着自家“乖儿子”背影摇头叹息的狐不求,自然也就看不见前面狐儿笑得贼贱的表情了。


所以当狐不求被狐儿拉到一个名叫“勾栏院”的青楼面前,看着门口一群美人围着狐儿娇笑取乐,偶尔偷偷瞄他一眼然后笑得更加花枝招展时,除了目瞪口呆,就只剩下无语问苍天了。

握了握拳忍住不停抽搐的嘴角,一把拽过人群里比嫖客更像嫖客的狐儿闪到一边,终于忍不住在狐儿头顶上狠狠拍下一巴掌:“我说你这傻儿子!爹要你去找住处,你咋找到这来了?!”更要命的是,那群女人似乎还很喜欢他这个“傻儿子”啊!

“痛!”狐儿痛呼一声,假兮兮揉着头顶装出一副很无辜的样子看他爹:“我这找的就是住处啊!爹你为什么要打我!我问过姐姐们可不可以住这里,她们都同意的!我还跟她们说我这次出来是为了给爹爹找个媳妇儿,她们也同意……”看着她爹越来越黑的脸色,狐儿便越说越心虚,到最后没了声儿,只低着头搓着手指,乖乖等她爹责骂。

看着她这可怜样,狐不求心里倒是没啥气了。

其实他也不在意住这种地方,横竖他们不是人类,不在乎什么名不名声的。只不过他深知自己“儿子”可是女儿家家!住在这种地方要是被当作那什么被客人欺负了怎么办?不过,他身为他“儿子”的爹,自然也了解他那“儿子”的心理——横竖不过是在山上只有他们两个,她觉得寂寞才喜欢凑到这种热闹地方;加上那里头个个都是美色,以他“儿子”好色的本性,可不就乐疯了?


当下狐不求便叹了口气:“算了,你要是喜欢,爹自然不会反对的。”

“真的?”狐儿简直不敢置信,睁大了眼睛满脸惊喜拽着她爹的手往勾栏院走去,生怕她爹突然就反悔了:“那我们快进去吧爹!别让漂亮姐姐们等久了~”


【待续】


评论(1)

© Eri今天依旧有病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