学业繁忙,尽量填坑。微博:https://weibo.com/yuanling801

【靖苏】囚

这真的是甜文!纯糖无玻璃渣!无鬼畜无SM!只有用不成熟的文笔所描绘出的纯粹的感情!而且特短!!【←本来打算污却被迷之纯情走向的文逼得污不起来的可怜的娃偷偷捂脸哭

以上。

 

===============纪念第一篇靖苏同人文================

金陵城纷纷洒洒下了几日大雨,空气里粘腻的潮湿感总让人不大舒服。
梅长苏身上的毒虽已拔去,却依旧体弱不胜潮寒,在这样的日子里,难免会咳嗽不止,此一病又卧床不起。一时府中上下皆忧心忡忡,只恐那人又逛一遍鬼门关。

是夜,梅长苏房中依旧燃着一盏蜡烛,微弱的暖光照在他苍白的脸上,倒是为他添上几分健康之色。
已成为皇帝的那个人,此刻正悄悄推开房门,在黎纲犹豫的恭送下踏入房内,把身后的门缓缓关上。
屋外黎纲犹站在门外注目。他始终觉得这样不好,但又知道那人对于宗主而言意味着什么,所以他没有阻拦,只是这会子心里不上不下的,很是难受。甄平无声出现,拍了拍他的肩膀,他回头与之对视一眼,一声叹息泄出,摇摇头,没说什么便和甄平一同离去。
不管怎么说,在他们心里始终是宗主更重要,若能让他幸福,日后要付出多大代价,他们也心甘情愿。

屋内萧景琰何尝不是这么个想法。
他看着床上安睡的那人,眸中晃起盈盈水波。
他曾经两度差点失去此生最重要的那个人——第一次是兄弟,第二次是爱人。
曾经那人是他心中最柔弱的痛处,只要试图触碰,就足以让他痛彻心扉痛哭流涕难以自禁;后来那人是他整个灵魂,当听到他战死沙场的消息时,他曾一度以为,自己已经随那人死去,只有那个为了履行承诺为了天下苍生而尽职尽责勤勉执政的躯壳依旧苟延残喘,无悲无喜,了无生气。
幸得上天垂怜,也幸得蔺公子妙手回春,居然生生又一次,把他从鬼门关再次拽了回来。
骤然狂喜,使他一时气血上涌,竟生生吐了一口血,然而他才觉得自己活了过来。

他深呼吸几次,强压下心中的喜悦与患得患失,一步一步往那个心心念念的人走去。

趴在床边的那个孩子早就睁开眼盯着萧景琰看,此时见他走过来也没有阻止,只是下意识紧了紧握着苏哥哥的手。
飞流自己也不能理解此刻的这种心情算什么,但是他知道苏哥哥想见那个人。虽然苏哥哥从来都不说,只会用一种他看不懂的眼神遥望那又高又厚的宫墙。
那个讨人厌的人说过,远遁江湖是对苏哥哥最好的选择,但若想真的让苏哥哥幸福,却是最差的选择。
那个人说这话的时候一直在摇头叹息,没了不正经的模样,只有对挚友的关切与怜惜。
所以他们还是留了下来,借口养身体,把那个一心想要离开却满目茫然哀伤的苏哥哥留了下来。
这世界上,再没有比让苏哥哥幸福更重要的事了。

飞流很难得的,在萧景琰跪坐于床边时,将手中紧握着的苏哥哥的手递到那人手上。他没有注意到萧景琰意外的目光,只是回过头深深看了苏哥哥一眼,然后起身出门,回自己的房间去。

萧景琰有些怔忪,片刻之后又有些哭笑不得。
他把梅长苏凉凉的手贴到脸颊上,含着水光的鹿眼紧盯着床上之人的睡颜,化开一片柔情。
他轻笑,用微不可闻的声音道:“你看,你身边那些人都知你我心思,为何你却总执拗不承认呢?”话虽这么说,他却知道不管是他的小殊还是他的苏先生,从来都是这么执拗有脾性之人,未曾变过。
他亲吻那素白的手背,嘴唇停留在那上头好一会儿才离去。然后他情难自禁地凑近那人的脸,也是轻轻落下一吻,再然后是嘴唇——不带一丝情欲,只在其中灌注了深深地爱意与珍惜。
嘴唇贴上去那一瞬间,他察觉到梅长苏微不可察地颤抖了一下,但他还是没有立马松开。
他知道他们之间总得有人主动踏出那一步——而那一步绝不会是梅长苏。
他甚至用嘴唇轻轻摩挲着,让对方薄凉的双唇沾染上自己的热度。直到他感觉到梅长苏颤抖得更厉害,他才抬起头看向那人的眼,那双深邃看不清心绪,仿佛揉进一片汪洋深海的眼。
但是那双眼现在却含着泪花,眼眶红红的,难得泄露出一丝脆弱。
他便慌了神,用空余的那只手去为爱人擦去眼泪,只不过他说出口的话语也早已带上颤抖,目中水光更胜:“别哭……小殊别哭……”
“你为何要过来……你此刻应呆在高高的深宫之中,你不应该在这里的……”他还是那般执拗,哪怕哽咽难言,他也非得说出那些违心的话来刺痛彼此。
“我为何不能来?我的心就在这里,我为何不来?”萧景琰反问他。他坐上床去,俯下身隔着被子紧紧抱住那个人,颤抖着声却又分外坚定地说:“我为何不能来?”
“因为我是高高在上的皇帝?”
“因为我应该谨言慎行,轻易不能让人捉住把柄?”
“因为我要肩负起梁国社稷,江山黎民?”
“可是小殊,若我不先来找回我的心,我又如何去用心治国?”
“我若不来,我又当如何用我那虚无一物的躯壳,去撑起整个大梁?”
一句句问话倾泻而出,竟让那麒麟才子无言以对,只能呆愣的任人抱着,听那人狡言善辩,却一面在心里反驳,一面拿着那人的话劝服自己。
萧景琰,我该拿你怎么办?
我又该拿自己怎么办……
死过两次的那个人终是妥协,伸出手回抱,从一开始不确定的轻拥,到后来的紧紧抓住,仿佛正攀附在飘荡于滔滔海浪中唯一的一块救命木板,至死不撒手。

大千世界,彼此为囚,自此再难离去。

也不愿离去罢。

【完】

评论(8)
热度(99)

© E-Tea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