随缘吧。微博:https://weibo.com/yuanling801

【另世公寓】番外一,她

不知何时起,在三界开始盛传这么一个说法——龙焚山上梅树下,幽幽黑潭葬情缘。

是说有情人去到那里,取一抔潭水喝下,就算再深情的人,也会忘掉心中情爱;就算红绳再粗韧,也会断得干净。就连长在谭边的普通野草,也因吸收了潭水而具有着忘忧淡情的功效。

会听到这个传说纯属无聊,会特意去寻那个黑潭纯属取乐。

她这么想着。

且不论那个黑潭是否真的存在,光龙焚山上一路奇妙的景色也足以让人流连忘返。所以就算白跑一趟她也不会有什么怨言。

她倒是没想到,会让她遇见这么一个有趣的家伙。

那天阳光很好,明明不是寒冬那颗梅树依旧花开正艳,所以她能有幸看到在纷纷飘下的花雨中,在灿烂耀目的阳光下,一个白肌胜雪的小美人在波光粼粼的黑潭中畅游。长长的头发随水飘荡,黑黑的潭水若隐若现的遮挡着小美人的身体,潭中偶尔会有一两条半透明的鱼儿跃出水面,轻轻亲吻一下小美人的脸颊又跌回水中,惹来美人咯咯一笑。

她觉得这真是自己有生以来见过最美的画面,她几乎在一瞬间便确定了——自己对这个小美人一见钟情。

然后她很衷于自己内心的冲动一下子扑了过去,然后得到受惊的小美人一阵毒打。

这是他们的第一次见面。

第二次,依旧是她寻来这黑潭,只不过这次小美人没有在戏水了,而是端坐在梅花树下。梅花依旧开了满树,远远看着红艳似火,坐在树下的那抹白影便如同烟云般缥缈起来。

这一次她依旧没有克制住自己扑过去,但这次小美人没有打她。

小美人带着她逛遍了龙焚山不为人知的仙境,但她始终觉得风景再美,也敌不过小美人展颜一笑。

第三次她带来了西海鲛人的眼泪,一颗血红的珍珠。

若非用情至深,若非痛彻心扉,鲛人不会流下血泪,也断不会将这么重要的东西轻易送人。小美人大感纳罕,追问她从何而来。她支支吾吾,迫于小美人的施威还是坦言交代——这原是一只心系于她的鲛人,被她几番拒绝仍不放弃,前不久她遭遇危机,鲛人为保护她而丧命,临死前鲛人问她可曾动心,她却坦言她早已有了心爱之人,鲛人落泪,竟是血泪,鲛人将此珠赠她,是不要她忘记,自己这个自始至终都爱着她的人。

小美人听后又是怒极又是痛极,赤红着眼将血珠还给她,狠狠甩下一句:“你若如此不知珍惜真心,我们也不必往来!”随后甩袖而去。

只留下手握血珠的她,茫茫然看着美人离去的背影。

第四次,她跪在美人家门前,三天三夜,任凭刮风下雨不曾挪动丝毫。

隔天小美人怒气冲冲走出来,拽着她的手臂狠狠扯进家门。

她只痴痴的笑。

第五次是小美人的生日,她带着精心准备的礼物悄悄溜进盛宴角落,看着难得穿上大喜颜色的那人,就如那树从不败落的梅花般美好清澈。

她却怎么也没料到,当着宴堂之上众目之下,美人的家主叔父竟是有意为其说亲。

她看见在人们哄笑恭贺声中,面对着羞红了脸的女方小姐,那人惨白着脸色,用如孩童般无助失措的目光茫然扫视四周似在找着什么,然后在停在她身上时瞬间安心下来又透着点点委屈的样子,让她一时头脑发热,想也没想便冲向前去,执起他的手,在满座哗然惊呼中头也不回冲了出去。

任凭身后尘世喧嚣,她与他,眼前只有澄澈月光照亮的幽径,通往只属于他们的乐土。

他和她,脸上只有笑意。

第六次,她看见他跪在祠堂中央,虽恭敬低头面对叔父严辞厉训,腰脊却挺得板直,不见一丝颤抖,不见一丝萎缩,不见一丝动摇。

她突然就红了眼。

她从小无父无母,是真正靠着自己活下来的野孩子,她深知在遇到自己之前,那个人是多么乖巧听话,多么备受宠爱,何曾被如此体罚责骂过?

叔父走后,她悄无声息凑到那人面前跪下。

那人却只笑着抬手抹去她脸上的泪水,柔柔说了句:“小花猫。”

她便噗嗤一笑,然后扑入那人怀里,泣不成声。

第七次,还是在那棵梅树下,美人褪去上衣匍匐在粗糙的树干上,咬牙忍痛。她在身后亦是满头大汗紧张不已,却丝毫不敢停下手中的动作,怕自己过多犹豫,反而使那人更痛苦。

她手中的,是一枚反着寒光的银针。

他背上的,是一棵被蟒蛇缠绕着诡魅妖艳的梅树。

此生我已被你缠紧,再也逃不掉了。

他大汗淋漓气喘吁吁,却仍如此笑道。

她抚摸着仍在渗血的纹身,轻轻点头,微微一笑。

第八次再见他,却是一座冷冷的坟墓。

碑石上刻着他的名讳,那么炙热而熟悉,却又那么冰冷而陌生。

叔父看着呆呆跪在墓前连眼泪也流不出的她,什么都没说,只摇了摇头,留下一句“善自珍重”便携带家人离去。

可她已经听不到了。

后来她才知道,传说都是骗人的——黑潭的水,根本不能让人遗忘。

……

第九次见到他,已经过了很久很久,久到她已经忘了他的模样,久到她的世界里已经没有了任何关于他的身影。

但是,就在那个瞬间,看到面目全非的那个人,她心中那些她以为已经早就消散在岁月长河中的东西,却突然炸了起来,炸得她有些懵,炸得她忘了去拉住那人的手。

那个就是他!

虽然样子变了,虽然还只是个孩子,可是她就是知道,那个人,一定是他!

因为他的灵魂那么特殊,因为他能轻易扯动自己的心。

她欣喜若狂,恨不得马上去告诉那个人她是谁,她在等他,她一直都在!

但是那人如视无物的目光却止住了她的步伐。

动弹不得。

她笑了笑,眼中闪出狠厉的神色。

【完】

评论

© Eri今天依旧有病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