学业繁忙,尽量填坑。微博:https://weibo.com/yuanling801

【另世公寓】章五,力量

接下来一个星期,我愣是没有出过房门。

这都一个星期了,我还是没能变回人形,我哥也不知道怎么回事。幸好我是个宅习惯的人,只要有电有网有食物我就能活下去,加上现在是暑假,本着能不动则不动的宗旨我大部分时间都在自己床上度过了。

另一方面,也有不太想面对那群房客的意思。

虽说已经从哥哥口中得到了解释,哥哥也再三保证过那些人已经谅解了,不会再对我充满敌意,可是本来我也不是什么喜欢交朋友的人,既然现在有个由头让我离人群远些我还是非常乐意的。

跟人打交道很累嘛。

不过也有例外,比如我那可爱的小侄子阡阡(我已经坦然接受了这个关系),他似乎很喜欢来找我玩,咱俩没事就凑一起打游戏……额,是我指挥他来操作;又或者我给他安利一些动漫啊小说啊漫画啊,咱俩就一起窝在床上要么一起看要么各看各的,总而言之咱们相处得还算融洽。

再有一个,就是那天大厅里质问我哥的咖啡男——莫子夜。真看不出来,虽然挺年轻的一小伙,却是公寓里的医师,而且医术很不错,我这几天都托他来照料看病。


可是,我有啥病?


我这人有一毛病,面对百思不得其解的问题要么选择继续追查到底,要么就选择抛在脑后彻底忘记,而根据以往的经验十有八九是直接忘了的,所以这次我也没纠结多久就放下了。

今天是我进公寓的第八天,我还是这个狐狸样。今天阳光很猛烈,老是呆在空调房里不好,我决定跑到阡阡的泳池里玩——虽然我不会游泳却很喜欢呆在水里呢。

我房间阳台下面就是泳池,虽然四楼是高了点,但未了节省麻烦(各种意义上)我还是选择了直接跳下去。

阡阡是个乖孩子,让他不要声张然后在下面接着我这种事他肯定会很乐意干的。于是我偷偷打开门瞄了眼确定哥哥暂时不会出现,立马关上门朝着阳台飞奔而去,然后跳上围栏纵身一跃!坠楼感很刺激,我控制不住自己尖叫出声——兴奋的——也不管对面树上惊掉的两只小鸟,扑通一声就跌入水中。隔着波光盈盈的水面看到自己半截尾巴还飘在半空,真的像云一样。

我还没来得及被呛到阡阡已经眼疾手快将我的头托出水面。我大喘着气跟他对视许久,突然就忍不住哈哈大笑起来。

真的,太尼玛刺激了!

怎一个爽字了得!

阡阡的怀抱很凉爽,我也就乐意让他搂着我飘在水面上。

阳光,蓝天,白云,绿树,清风……以往没能好好欣赏这些,现在看来觉得什么都那么可爱。这一刻的宁静,一下子就冲刷掉我最近憋在心里的苦闷。

其实嘴上说得再洒脱,该烦恼的还不得烦恼,该难过的还不得难过?

谁又能真的就做到置之事外冷眼旁观呢?

至少我是不行的。

我只是表现的有些冷漠,不管是好的方面还是坏的方面,不管是对于别人还是对于自己。说不出口的东西就没人会知道,所以很多时候沉默的人的心情就会被忽略,这也是很无可奈何又咎由自取的。

于是我又笑自己:“像个傻子似的。”

“二叔不傻,二叔只是什么都不知道。”阡阡揉揉我的头,安慰我道。

不知道是不是因为血缘关系,似乎哥哥和阡阡都能听到我的心里话,所以我并不奇怪阡阡这突然的搭话,只是在心里笑了他一句——“傻阡儿,无知就是一种愚昧啊。”


好日子总不长久,我这还没享受够呢,就有人上门来找茬了。

“我说你狼嚎鬼叫什么呢!我美容觉睡得好好的愣是被你吓醒了,你怎么赔我!”

我扭头一看,哎哟,这不是那天大厅上那吵起来的女孩吗?瞧着也没比阡阡大多少,就已经知道美容觉这回事啦,啧啧……我晃了晃飘着的尾巴,看池子上泛起的涟漪,一边坏心的想要是这一尾巴扫起来会不会泼过去一个大浪把那人淋个正着,一边点点头示意是我的错不该吵到她她要怎么赔就怎么赔。

可是我忘了人家女生可不会读心,反而是知道我心里打什么坏主意的阡阡忍不住笑了起来,于是那女孩就误解了什么,气红了脸炸起毛来:“好啊你!敢拿我取笑!”

话音未落,那女生身后的影子变成尖刺状,全数冲我们射来。

卧槽?!

我还没反应过来,阡阡已经架起水墙,看似柔弱无力的一道水墙竟然还真就能挡住袭来的影刺,同时开始收拢成水龙卷喷向那女孩,却又在距离女孩不到五厘米的地方突然炸开,杀伤力没有,倒是把女孩淋了个透湿。

女孩似乎是被打击到了,整个人愣愣的。我也被惊到了,但更多的却是惊喜——哎哟,想不到我家侄子这么厉害!我回头用闪闪发光老崇拜的眼神看向阡阡,却发现他稚气未退的脸上难得面无表情,或者可以说是有些冷酷严厉。

“赫连,我说过,不要在我的地界里动手。”

他的语气很冷硬,让我也有些不寒而栗。夏日里大中午的艳阳天,我竟觉得后脊背一层冷汗。我突然意识到,阡阡他就算看起来再小,他,也是妖。

出于动物的本能反应,当我心里徒然升起一丝恐惧的时候,我很不自觉的就对阡阡的怀抱做出抗拒反应,哪怕我此刻正在池子中央,我也觉得被水沉溺比阡阡更让我有安全感。

似乎是感觉到我的抗拒,阡阡立马收起刚刚那个模样,有点无奈又有点无措的紧紧抱住我安抚:“二叔别怕,别怕,我不会伤害你的,别怕……”

我是不怕了,可是我属于野兽的那部分还是在抗拒,我的心一直扑通扑通狂跳,哪怕我自己也在安慰自己镇定,哪怕我的理智已经理解阡阡对我无害,可是还是难以抑制那种从灵魂深处涌现出来的恐惧。

似乎比起阡阡本身,他的这种力量更让我恐惧。

似乎曾经在哪里,我也遭受过类似的对待,在我心里烙下浓重的阴影。

阡阡的声音还在我耳边徘徊,我却感觉连呼吸都变得困难起来,然后一个娇蛮的声音拯救了我。

“他那么害怕你还抱这么紧,你想吓死他吗!”

还是那个女孩,浑身湿漉漉的,披散着的头发有几缕粘在脸上,她却不在乎形象蹲在池边伸出双手,皱着眉头看了看在阡阡怀里瑟瑟发抖的我,又瞪向阡阡:“把他给我!我带他去找子夜看看。放心,我不会对他怎样的!”

阡阡有些迟疑,但又实在不知道该拿我怎么办,于是还是把我交给那女孩。

那女孩将我搂在怀里,暖暖的体温透过接触到的地方传来,使我镇定不少,颤抖得也没之前那么厉害了。

女孩抱着我转身往屋里走去,我透过她的肩膀看到双手依旧停在半空一脸茫然受伤的阡阡,心里泛起一丝疼痛。于是我在心里留下一句:“阡儿,不要担心,二叔不是在害怕你。”

然后我看到大门格挡了他微微一笑的脸。


【待续】

评论

© E-Tea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