随缘吧。微博:https://weibo.com/yuanling801

【另世公寓】章四,真相

哥哥的话说得很笼统,但还是大概能解释清楚。
总结来说,这座山虽然在外界给出的解释是因为一年四季山上都开着红色的花草树木,远远看着像是烧起来一样,而且还是很明显的龙形,老人们就笑说这是龙烧起来的,故名龙焚山。
事实上这里是上古龙君的坟墓,龙君生前将此托付给白氏狐狸一族,原名龙坟山。
后来时代变迁,白氏发现山下的灵气渐失,许多非人者或沉睡或消亡,便建起高楼,供幸存的非人者居住。为了报答也为了保留这最后的栖息之地,许多非人会愿意出一份力,才使山上的灵气能得以在现世中依旧存留,特别是空间系的贡献更大,也就成了现在这个外观看起来不算大里面却上百间房的公寓。
至于为什么我的房间那么正常,说是哥哥怕我不习惯特意安排的。
白家人祖上虽说是狐妖,但并非所有人都愿意枯守在山上,再加上一味死守也不是长存之法,家主便组织了一派想要下山的支系后裔到人间发展。很自然的,脱离了龙焚山,没了灵气补给,支系逐渐也变成了人类,或从商或从军或从政,这么多年了龙焚山没被铲平修建城市,也多得他们维护。
哥哥和我就属于从商那一系的。
听说并不是所有非人后裔上了山都能化出原形恢复力量,也并非所有恢复力量的非人都愿意以客居的身份住在龙焚山。曾经就有一群人,在得知这个公寓与这座山的秘密之后心怀不轨,企图抢夺此山。那是千百年来规模最大的一次战争,如果不是因为力量出了山就荡然无存,如果不是有人支起结界,山下的民居和人类也就灰飞烟灭了。
后来自然是公寓胜利,那些叛逆余党却不知逃到何处,奇怪的是,死去的叛逆党尸体也不见了。白家主推测估计他们是用这些尸体来充当聚集灵气的媒介,另起山头自立为王罢。往后的日子叛逆党也偶有来犯,看来虽然成功聚集到灵气但并不持久,所以还窥视这这边的。这也就是当日为何那个女孩会担心我是“那边”的人。

“然后呢?你还没告诉我混种又是怎么回事呢!”我听得入迷,早在不知不觉中跟阡阡两人一左一右趴在哥哥大腿上,任由他一下一下抚摸我的头,眼睛瞪得大大的充分表示出自己的好奇。
哥哥笑了笑拍拍我的头示意我不急,然后目视着前方缓缓道来:
“至于混种……我也知道的不是很清楚。传说混种是会招来不幸的体质,自己本身还没什么,反而是会祸及与其有所关联的人。只因为他是通过逆天改命才存在的,为了补足自己的命,就必须得从身边人身上吸纳才行,所以这种孩子,通常都只有被消灭这一个下场……”
听到这原本就瞪得大大的眼睛这回瞪得更大了,但里面只有愣然。
我一下子就想起那天,我原本打算来公寓,结果我摔下楼梯,我所乘坐的车摔下山崖……当时我还庆幸自己逃过一劫,难不成,这无妄之灾居然是因我而起!!
我的呼吸突然变得急促,心扑通扑通的跳得很快,肺部也像被什么东西狠狠挤压一样喘不过气来,尽管头憋得发热,身体和四肢却是冷得只打颤。
一桩意外发生,与你无关的时候你会或庆幸或冷眼旁观,但是当你知道祸因是你,却怎么也躲避不过良心的谴责。虽然并非有意,可那终究是几十条人命啊!在这个和平时代,突然间身上背负起几十条人命,又是怎样一种煎熬?
“别急别急,你先听我说完好么?”
发现我的异样,哥哥赶紧把我搂进怀里,拍抚着我的后脊给我顺气安抚,低下头贴着我耳朵轻声诱哄:“听我说,小茶,这不是你的错,你信我,哥哥从来不会骗你的对不对?你信我!”就连阡阡也朝我投来担心的目光,握住我的爪子默默给我支持。
我闭着眼深呼吸几下冲散胸中的浊气,然后点了点头示意他继续说。
他松了口气,然后直视我的眼睛肯定道:“我确实并不知道具体详情,但是我知道,虽然混种确实是必须要用父母余下的命数融合重塑才能存活下来的存在,但是招来不幸这个说法并没有得到认证!这更像是以讹传讹之后的谣言,只不过说的人多了自然也就成了所谓的事实了。”
“虽然没被证实,可也没被否定啊……”我估计我眼中写满了茫然无措。这朦胧的可能性,并不能安慰我承受打击的心。
“不不不你不知道,早在你之前,我们祖上也曾出现过混种,你知道吗!”知道我性子偏执,哥哥急忙又说:“我们这一族,每每都会出现一个混种。一个死去了,另一个便会诞生。可你看我们白氏不也好好的?你看爸爸妈妈还有我,不还好好的?所以我们一族从来都相信混种招来不幸这种说法是不实的……说不定,你反而是为我们一族带来幸运的存在呢!”
我知道后面这句话纯属哥哥安慰我,但是前面所说的我们一族并不只有我一个混种倒是让我宽心许多。再加上哥哥说的也没错,要是我会招来不幸祸及无辜,那首当其冲肯定是父母兄弟才对,怎么反而是一群陌生人?
我接受了这个说法,心中的石头得以放下,感觉轻松多了。
松一口气的我,自然也错过了哥哥看着我的眼中,那晦暗不明的沉思。

【待续】

评论

© Eri今天依旧有病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