学业繁忙,尽量填坑。微博:https://weibo.com/yuanling801

【另世公寓】章三,阡阡

说真的,我长这么大,还从没有遇见过这么让我进退两难的事情。

我蹲坐在另世公寓的院门前,脸上已经不是愁云密布可形容的黑。出口就在我眼前,只要走出这个门,沿着道路往下走,就可以离开这个鬼地方,投入妈妈的怀抱……咳,不对,这不是重点!关键是明明就是这么简单的事,院门没锁也无人阻拦,可我就是怎么也踏不出这一步!

也并不是说真的就走不出去,事实上刚才我一个冲动之下已经冲出去了,结果我很悲催的发现——走出这个门的一瞬间,我特么恢复原形了!然后——我的衣服在床上。

我万幸哥哥当时没有追出来,也就没人能看到我那失礼的样子,但又很失落。

虽然当时那样冲动的跑了出来是有点幼稚……但是,我以为至少我哥还是会追上来安抚我一下的。

现在想想,已经这么多年没见过了,连我自己跟哥哥碰面的时候都有些拘谨陌生,更何况是哥哥呢?是我太想当然了,还以为就算这么多年过去,我还是那个可以在哥哥面前任性的孩子。我回头看了别墅一眼,看了看那从我冲出来之后就一直紧闭的大门,我突然有些害怕再见到哥哥,很怕在那张熟悉又陌生的脸上看到嫌恶的表情。

我还真是弱啊。

我在心里嘲笑着自己,转个身往院子里跑去——至少,先找找看有没有别的方法可以回去拿衣服。

之前就说过院子里的游泳池很大,现在看来确实真的非常大。我这都贴着泳池走了好一阵时间了,居然还没走到尽头,是我变小的缘故?我一边疑惑着一边打量别墅,想这么大间房子房子总有后门吧,就这么一会儿闪神的工夫,泳池里突然伸出一只透明的手抓住我的腿,一把将我扯了进去!

卧槽我不会游泳!!!

我还没来得及尖叫,就感觉有什么贴上我的口鼻,“啵”的一声,像是泡泡破碎的声音,然后我就能呼吸了。

这又是什么情况?

大概是今天经历过的怪事太多,我有点习以为常,虽然还是很莫名其妙的,至少已经不觉得惊奇了。

我感觉到抓着我腿的手依旧没有松开,但似乎并没有恶意。我犹豫了一下,尝试着张开嘴,嗷嗷了两声,都是“咕噜咕噜”吐出的气泡,然后我又很惊喜的发现,气泡破开之后居然形成了文字浮在水中。

“你是谁”

“呵呵~”

耳边传来不知道是谁的笑声,挺好听的,似乎比我还嫩一点,估计也就是个半大小子。

果然,没多久原本空无一物的水中慢慢凝聚出一个能看出轮廓的半透明人,十三四岁的男孩,一只手正握在我的后爪子上。他似乎是在打量我,过了一会儿他才突然用力一拉将我抱在怀里,然后用一种熊孩子抓到心爱玩具一样的语气蹭了蹭我说道:“二叔~我是阡阡呀,您忘啦?”

啥?二叔?不是吧,这才几年啊?我哥都已经有个这么大的儿子了??!我有点凌乱,使劲拿爪子推开面前这个粘过来的半透明的头,然后又咕噜咕噜吐出一句话:“嘿我说兄弟你冷静点,能麻烦你给我解释一下这到底啥情况不?”

“爹爹没跟你说么?”

“没有。”

“那我也不说。”继续蹭。

嘿这熊孩子,你爹瞒着我你就瞒着我,你不这么乖会死啊!

我咬牙切齿的在心里头咒骂,丝毫不觉得这句话有啥不对的。但是骂归骂,到底该知道的还是要试着套套话才行,至少我就觉得这小家伙可比我那高深莫测的哥哥容易说话得多——后来我才知道自己错得有多离谱。

“嘿小家伙,既然你都喊我二叔了,你就先告诉我一声不行么?说不定我哥早就想跟我说只不过太忙没时间罢了……”

“二叔你的毛真软,平时很勤洗澡吧。”

“你看你要是先给我说了,你爹说不定还会夸奖你呢,能让他少一桩麻烦……”

“二叔你的尾巴好长啊,爹爹都没你的长。”

“我……唉你放开我的尾巴不能打蝴蝶结的!”

……

就这么的,等我被这小家伙闹腾得筋疲力尽,然后不知不觉就睡死过去之后,一觉醒来,看到我旁边睡着个小孩,再看见坐在床边冲我笑的哥哥,我只有瘫着一张脸,尽量通过生硬的表情传递给那个人我还在生气的事实。

我想说干什么,没看见我正生气么,笑什么笑啊笑这么开心,信不信我给你来一爪子划坏你如花似玉的脸!

人在不能说话的情况下似乎都很喜欢在心里跑火车,平时不敢说的话也能很自然的在心里吐露出来。我确实觉得哥哥长得很好看,从小就喜欢这张脸,以前哥哥因为学校检查严格而剃了个小寸头的时候我也还是觉得他长得比我见过的许多女孩都好看,导致我常常抛弃我的小伙伴们跟在哥哥后头,现在哥哥留了长发,加上长大之后特有的成熟韵味,自然也更美了。虽然将一个美字套在一个男人身上是有些失礼,我还记得以前哥哥因为被班里几个男的夸漂亮就一脸生气的样子呢。但是,我也确实是想过,如果哥哥乐意给我出cos,他绝对能囊括一众宅男宅女的心,成为一代男神,说不定连女神的宝座也给占了……我在心里想的挺high,差点没憋住笑出来,结果却发现哥哥不止是脸,连耳朵根都红了,也不敢直视我的眼睛。

我愣了愣,登时也“轰”的一下脸红个透彻。

卧槽……不是吧?他……你能听到我心里在想什么?!

然后我看到哥哥迟疑了一下,缓缓点了点头。

“……”

我没脸见人了。

我几乎是放弃的瘫回床上,盯着白白的天花板欲哭无泪生无可恋。

旁边的小孩……也就是那只所谓的阡阡似乎是被我的动静扰醒了,这会子揉了揉眼睛,撑起上半身俯视我,两条秀气的眉毛纠结在一起,眸子里写满了疑惑——你别说,还真长得有几分像我哥,果然是亲生的。

“咦?二叔,你怎么还没复原啊?”

嗯?什么意思,是说这时候我应该已经复原了么?

我低头看了看我白花花毛绒绒的身子,又看了看我白花花毛绒绒的爪子,再看看我白花花毛绒绒的大长尾巴,于是很不客气的赏了他一个白眼。

“你二叔他情况比较特殊,所以恢复比较慢。”

哥哥伸手揉了揉阡阡的头如是说,目光落在我身上,露出一个无奈的表情:“这真的不能怪我,并不是我故意把你变成这个样子,也不是我不想跟你解释。我昨天就想跟你说来着,哪想到你突然就跑了……后来我是在安抚在大厅里的人,所以才没追出去。我知道你跑不了,也不是不担心你,但是当时那边的情况更紧急……你能理解么?”

能,怎么不能?面对一群像是随时会暴走冲出来杀了我的家伙,哥哥留下来稳定局面自然是再好不过的,我当时也就是一时冲动,过后虽然有点失落,但好歹是男人,也不必老揪着这点小事叽叽歪歪的。现在哥哥既然说要给我解释了,自然还是这件事更重要些。

于是我把双手交叠搭在一起搁在胸前,抬一抬下巴示意——你接着说。

哥哥笑了下,大概是觉得我现在这幅狐狸样还学人家摆款特好笑吧,然后他顺了顺气,慢慢向我交代出事因来。

【待续】

评论

© E-Tea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