随缘更新

【另世公寓】章二,惊疑

卧槽什么情况?!

 

我受到了惊吓。

昨晚换的睡衣还散在被窝里,白乎乎的爪子和身后的尾巴都在昭示着一个事实——我特么这是变成动物了吧?!

听说过建国之后动物不能成精,可没听说建国之后人能成动物的。

到底是浸淫二次元多年的阿宅,我对于这种诡异状况的接受能力真不是一般的强,很快就从惊愣中恢复过来,借着落地窗隐约的反光打量自己,看起来像一只狐狸,可是头上又长着小犄角;用爪子拍拍自己身后奇形怪状像云似的尾巴,目测长度能把我整个包起来。正好奇哪种动物的尾巴长这样,突然一团白花花毛球一样的东西从天而降砸在我面前,又把我狠狠吓了一跳。

什么东西?!

不待我反应过来,天花板上面接二连三掉下来大大小小像之前那样的毛球,愣是把我都给埋起来了。

卧槽什么情况?!!

这已经是我今天第二次哀嚎这句话了,可是我突然发现嚎出来的话都是狐鸣,在尖利的狐鸣中还混杂着一点低沉磁性的吼声,不注意的话会以为有人在看不见的地方随声附和,但我知道这是发自我自己嘴里的。

我神游得实在厉害,所以当我反应过来的时候才发现自己已经“自由”了。之前那堆从天而降的毛球竟然开始分散到房间各个地方,然后很任劳任怨的……打扫卫生?

我现在急需一个人来给我解释一下这到底是什么情况,我第一个想到的就是我那哥哥。

于是我跳下床,躲开在擦地板的毛球们走到门口——然后我悲催的发现我够不着门把手。

如果眼前是一面镜子,我一定能看见一张狐狸脸上扭曲出一个郁结的表情,但是我现在只能苦恼着自己是否能开门出去。我尝试着跳起来,看来跳跃性还是不错的,我轻松就能够到门把手——但是我又悲催的发现我把门反锁了。

我低头看着自己软乎乎的肉垫,知道靠这么一双爪子在跳起的一瞬间抓住门锁扭开是绝对不可能的事,于是我崩溃的开始拿爪子砸门。

救命啊!!谁来放我出去啊啊啊!!!

 

“嗷嗷嗷嗷嗷嗷嗷呜~~”

 

“咔嚓”

 

我看着门应声打开,还没反应过来呢,手里拿着钥匙披散着长发穿着睡袍满脸笑意盈盈的我家老哥已经出现在眼前。

看他的样子似乎并不惊讶我变成这样。

我狐疑地瞅着他,他把我抱起来,揉揉我的头笑道:“我知道你现在有很多问题想问,但是咱们先下楼去,我带你去见一些人。”

我虽然满腹疑问,但我知道我现在的状态也只能被动接受他的安排(至少我并不确定他能听懂我的叫声)。

下到一楼才发现,大厅里已经聚集了不少人,然后我又很惊奇的发现,这些“人”里头所包含的“品种”还真不少,千奇百怪的,好多我都不能一一准确指出到底是啥。但是,人家好歹还有个人形。

为毛我会是这幅德行!

我心中的郁结更重几分,哥哥又揉揉我的头,似乎是知道我心里在想什么,缓缓解释道:“可能是……你从小身体不太好,很难控制突如其来的力量,所以才变成完全形态,连话都没法说。”当时我很是受用哥哥这种解释,直到后来很久后我才知道每个进去的人顶多变成半形态,身体再差的人再离谱也好歹还是保持着人形的,身体不好什么的纯粹是瞎扯淡。

先说当下,我接受了哥哥的说辞,可他还没给我解释为什么我会变成这样呢!

我正想问,这时候大厅里一个正坐在沙发中间喝咖啡长得还挺帅的家伙便已经发问:“小白,你居然没告诉他一切就直接让他进来了?要是他是‘那边’的人你可就害死我们了!”这已经是质问了,虽然语气还算温和,但是还是让我心里不舒服。

哥哥瞒着我纵然有错,但是我相信他有他自己的苦衷,再加上那可是我亲哥,帮理帮亲我都该向着他。于是我很不客气的冲那个人吼了一声。

尖利的狐鸣混杂着低沉的不知名吼声骤然响起震耳欲聋,不光是别人,连我自己也被吓一跳。

嘿,想不到我这小身板吼起来这么震慑的。

我突然就有点沾沾自喜。

倒是哥哥突然握住我腋下把我举起来面对着他,一双盈盈水光的眼睛里洒满了惊喜:“弟弟,你还是混种的呀!”

哈?

我听得一头雾水,身后已经有人炸起来了。

“他是混种你居然还能高兴得起来?!你别忘了,混种可是呜呜呜呜——”

我扭头看见那个站起来的小女孩被一个面瘫高个子男生一把捂住了嘴死命挣扎的样子,看那眼神似乎如果不是被拦着她已经冲过来把我撕了。

我是杂种怪我咯?

这次不光是郁闷,我还有点委屈。

你说说,这原本好好一次与亲哥重聚之行变成现在这副光怪离陆的经历,而且至始至终一无所知莫名其妙的,是个人都会委屈的好吗。

我突然就什么都不想知道了,使劲扭了扭身体挣开哥哥的手,拖着长长的尾巴也不管哥哥在身后怎么叫唤我愣是头也不回冲出家门。

 

哼,去你丫的真相,老子才不稀罕!

 

【待续】

============================================

附图毛茸茸(就是一开始说的那个毛球一样的东西,那货真叫毛茸茸)一张,图来自我家大哥小白√另世门牌号:233107833  贴吧:落雁红尘

评论

© 猫舌今天厌世了吗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