学业繁忙,尽量填坑。微博:https://weibo.com/yuanling801

【文】“再浪一个试试?”(长度不定,甜)

【章一】

 

黑瞎子足足在地下呆了将近三个月才出来。

他把自己带去的干粮、地底下所有能吃的生物都吃精光了才熬了两个月出头,又空着肚子死撑了一个月,才终于熬不住爬了出来。出来的一瞬间,他觉得世界是光明的,他从来没有这么感谢过阳光的存在,甚至让他误以为生气的解语花都不再可怕了。

当寥寥无几的野菜汤顺着食道滑入肚子时,黑瞎子是有些记恨解语花的。平白没事遭这么一趟罪,虽说有一半是因为自己,但解语花这个始作俑者无疑是要担去大部分罪名。

你说你一大老爷们儿的,为啥非要学那些小女生要什么天长地久彼此相守?就不能像平时一样有事撇清关系干正事、没事拉上窗帘干私事?白白害得自己受这么大罪不说,日后两人相见还指不定怎么尴尬呢……

黑瞎子心里念叨,嘴里也不闲,三两下解决了锅里的野菜,他又盯上了被香味吸引而来的野兔。虽说饿了这么久光靠一点野菜不足以补充所有体力,但像他们这种对此司空见惯的人,逮一只兔子实在绰绰有余,何况还是黑瞎子,此时的他就算空手拧死一只血尸都是不在话下的。

但显然,他还是高估了自己,饱经摧残的胃根本无法承受长期空腹后突然进食大量油腻的食物,虽然有素淡的野菜垫底,但黑瞎子还是在一个小时后忍受不了胃里翻腾的疼痛,又一次倒在了地上。

其实这也怪解语花。黑瞎子本不是这么弱不禁风的人,这点疼痛放在以前他是连眼睛都不会眨一下的。可是自从跟解语花好上了,他经历了一段已经太久太久没经历过的,被人呵护的时光。他受过一次伤,是陪解语花下斗时为了救他而受的伤,不严重(至少不会致命),但解语花说什么都不让他自己一个人住,说那是他的责任,强行照料起他的衣食起居。解语花是活得很精致的人,自然也就把身为病患的黑瞎子照顾得舒舒服服,连一点小伤小病,解语花都好似自己被剜了一刀般难受自责,久而久之也让黑瞎子潜意识觉得,自己遭不住这疼痛。

没有人在乎自己的时候,多大的伤都不痛;有人在乎自己的时候,被针刺着都难过到委屈。

他早发现这样很危险,只是他已深陷其中,脱不出来。

在失去意识之前,黑瞎子拼尽最后一丝力气,给吴邪打了个电话。

他庆幸自己不是哑巴张,没有与世界脱节到连联系方式都没有。只是他偶尔望着手机里唯一存着的一张照片,又觉得这东西不如不要。

反正也是徒增牵挂。

 

当他再次醒来的时候,他就躺在最近的小城镇的某家医院里。一如小说里常见的陌生的天花板,不陌生的只有刺鼻的消毒水味。

他晃了晃神,胃早已经不再难受了,只是四肢仍有些发虚,使不上劲儿,让他心里头有些不踏实感。吴邪很体贴,并没有因为好奇就势摘了他眼镜,所以他很快找回了状态,挂上亘古不变的笑,看吴邪拎着热水瓶从门外走进来。

吴邪比上一次见面又成长了不少,已经能见日后邪帝的气场,只是这时候他更懂得收敛些,似乎还是当初那个温文的青年。

他走过来把热水瓶放到桌子上后就随便扯了张椅子坐下,对于黑瞎子的苏醒无惊无喜,只是淡淡调侃了句:“师父,混得不错呀。”

黑瞎子闻言笑容更深,说出口的话倒是没有那么虚浮,可见医生给他打的点滴还是有效的:“逆徒,你可比为师混得好多了,瞧你那脸蛋儿红润的。”

“他在满世界找你呢,你还真舍得随便找个地儿就把自己给埋了。”话头转得有点突然,吴邪的脸色自始至终都没变过,淡淡的看不出情绪,只是那双澄澈的眼,直白的透露出了自己为自家发小忿忿不平的情绪。

“……”黑瞎子沉默了好一会,才缓缓转过头不再看吴邪仿佛能洞悉一切的双眼,轻轻吐出一句:“这不是,怕耽误人家嘛……”这话说出来自己都有点心虚。

吴邪看了他很久,才熬不过叹了口气,卸去那一身压迫的气场,随手拿起一个苹果削了起来:“我是不懂你们的。原以为小花那样注重家族的人,才是不会为了儿女情长轻易动摇的人,而你这么洒脱自在,才是不会为世俗烦扰轻易放弃的人,偏偏现在却倒过来了??我是真的看不懂。”吴邪没有说,这些日子以来解语花虽然看起来与平常无异,但一空闲下来就开始发呆、以及眼底下明显的黑眼圈无不都昭示着解语花到底有多在乎黑瞎子。但是这俩人,一个是自己的发小,一个是自己的师父,不管偏帮哪个都不合适,更别说这本来就是人家两口子的事,哪轮得上自己一个外人插手。吴邪叹,只叹这两人明明深爱,却找不准相爱的方式。

黑瞎子显然不太想探讨这个问题,他扭回了头,用没有插输液管的手指了指吴邪手上苹果,笑着说:“为师饿了,这苹果孝敬为师?”

削苹果的手顿了顿,等苹果终于削完,却在黑瞎子眼睁睁之下,被送入了吴邪的嘴,嚼吧得可香。

黑瞎子发誓,他这辈子再没有见过吴邪这么欠揍的表情了。

正咬牙切齿呢,病房的门被咔一声打开。黑瞎子被惊得心咯噔一跳,但进来的不是那个人,而是拎着外卖面无表情的张起灵。

此时距离张起灵出来已经过了两年,吴邪近乎疯狂的偏执并没有让他自己失望,他做到了,超乎所有人预料地迅速成长,甚至把那些自认为掌控世界的人耍了个团团转,他比预想中更早的接回了他的小哥,他们不顾一切在一起,迎来了他们的Happy END。其实没有人会反对的,毕竟他们太不容易了。

深陷在这个庞大的局中的每个人,都太不容易了。

吴邪一听声音立马就笑着迎了过去,一边说着“回来了?来吃这个,挺甜的”一边把手里咬剩下半个的苹果塞到张起灵嘴里,同时还接过外卖把他拉过来招呼坐下,殷勤的样子跟刚才气死黑瞎子的样儿差天共地,俨然就是一个等到老公回家的小媳妇儿。

黑瞎子说不出心里头什么滋味,只是他突然有点想解语花了,并且感到些许委屈。

好在吴邪不是那么狠心的人,他把病床的桌子放好,从外卖里头拿出清淡的白粥,一边张罗着一边嘴里叨叨:“医生说了,你胃不好不要吃太油腻的东西。瞧这个,淡是淡了点好歹不伤胃,你就凑合着吃,等你好了咱再去下馆子,你也甭说我这逆徒不厚道。”然后他转头拉着张起灵坐到一边的桌椅旁敞开了黄焖鸡、糖醋鱼、人参乌鸡汤等等外卖厚颜无耻吃了个爽。

黑瞎子搅和着自个儿碗里寡淡的白粥,心里更加委屈了。

 

===================================

E有话说:嗯……很抱歉我没有完全按照原著走,为了让一切如我预想中更甜一些,盗八之后的故事与原著会有些出入,应该属于半架空?介意的亲请避雷


评论(1)
热度(43)

© E-Tea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