学业繁忙,尽量填坑。微博:https://weibo.com/yuanling801

【文】“再浪一个试试?”(长度不定,甜)

【序】

 

黑瞎子逃了。

这个天上地下斗过神仙耍过阎罗枪林弹雨里依旧面不改色的男人,居然近乎落荒而逃,说出去连瞎子自己都觉得丢人。可是当他真的逃了,他却庆幸还好他鼓起勇气逃走了,毕竟身后的花儿爷会露出怎样的表情,他不用看都能猜到。

解语花可就不这么想了。他揉了揉被黑瞎子尽力一拳打伤的嘴角,被牙齿磕破了,流了点血,指尖那点殷红额外刺眼,却比不上心里怒火来的痛。这还是他生来难得第一次正儿八经地主动向某人告白,换来的却是实实在在的一拳,以及落荒而逃的背影。

为什么?

解语花想不明白。

他们明明就是相爱的,尽管谁都没去捅破那层纱,但这么多年来的相处,灵魂契合般的默契,以及那每一个让人迷醉的夜,都明显诉说着两人的心意。只是在某个喝醉酒的晚上,头痛欲裂的解语花捂着眼下意识唤了声瞎子,回应自己的却只有满室寂静,因此他才下定决心自己去捅破。

结果呢?精心安排好一切,铺垫好所有后路,在这个被包场的酒店,情调与气氛刚好,他说出了这辈子第一次说出口的“咱俩在一起吧”。他满心欢喜与忐忑,他有想过可能会被黑瞎子打哈哈糊弄过去,但他实在没想过黑瞎子会二话不说给他一拳。

他有这么恨他吗?

还是说,他单纯因为惊喜过头出现异常?

不管原因是什么,解语花都不打算轻易放过他了。

解语花勾出了笑,只是这笑配着他嘴角的伤,显得额外阴狠而狰狞。

还好黑瞎子逃了,否则看到这笑,估计他是再也笑不出来了。

说到黑瞎子,其实他不是不爱解语花。

是的,他爱他,爱到他堂堂一个一米八多的大老爷们儿,毫不介意就躺在一个看起来比自己娇俏的男人身下任操;爱到他一个心随风去四海为家的浪子,扎了根似的有事没事就往那头跑;爱到他一个半瞎不瞎的人隔着厚厚的黑色镜片,依旧能明晃晃辨认出那一抹独特的粉色……他爱他,但是,他从没想过他们要有未来。

他不是解语花,他可以不用去顾虑太多东西,可也正因为他不是解语花,所以他从未想过两个相爱的人,就是要在一起。他们这些人,命里好不好都有自己的命数,活得长活得短拿不定主意,而活得长是否就代表着幸运,就连黑瞎子自己,也拿不定主意。他因为活得长,遇见了解语花,这是他的幸;他因为活得长,失去的太多太多,这是他的命。他之所以如此潇洒,又何尝不是他认命了?他认命了,所以失去的东西,他也就不在乎了。同样的,他也就不想去拥有太多了。

从前他们对彼此的感情心照不宣,这样很好,黑瞎子对这样的状态很满意。他不需要解语花给予他什么,心血来潮的时候见上一面打上一炮,完事了拍拍屁股就走,在外头他们就是有些交情的陌生人。他可以走得很潇洒,就算哪天在斗里折了,他都不捎担心在哪里有谁会因此悲痛欲绝,多好不是?

可是解语花却想捅破这层纱。他慌了,难得慌乱到下意识给了对方一拳,然后在大脑都还没来得及反应时转身就逃,仿佛身后是什么深水猛兽,下一秒就会吃掉自己。独善其身,几乎是自他成年后做的最多也是最好的事。

他知道的,他比解语花自私多了。

现在他逃了,而且还是打了解家当家一拳后逃的,也就意味着之后他要过一段与世隔绝的生活,他只能继续躲着那个家大业大眼线遍天下的当家。他能想到的最安全的地方只有下斗,在斗里生活一阵子并不难,而且下了斗,地上的世界就与己无关了。

说干就干,他避开了所有疑似解家眼线的人,收拾好东西悄无声息找了个被人光顾过的没啥名气的斗就躲了进去,浑然不管地上被找不到其行踪的解语花闹得有多天翻地覆。


评论
热度(36)

© E-Tea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