更新看缘分【我这人吧,没啥多大爱好,就喜欢吃糖,吃各种糖,连刀也是糖味那种……虐?不不不,那叫情♂趣】

每次撸小天使的时候都觉得自己真TM是个禽兽……

可如果不撸又觉得自己真TM禽兽都不如……

Papy小天使真 美味 可爱(¯﹃¯)

车票get√
没有正文,先撸个往事
可看做《浪》的番外,也能独立成章

摸个鱼

【剑三同人】寻欢作恶

(一)
五月,长安,晴空万里。
茶馆里十分热闹,店小二忙得晕头转向,没闲工夫招待自进门以来只点了一壶茶就占着一整张桌子坐了一个时辰的红衣男子。
为什么不赶跑他呢?因为不敢惹呀!
谁不知道最近江湖有三个新起之秀,皆来自恶人谷,其中隶属苍云的红衣男子周玄更是恶中之霸,据说稍惹其不满都有可能被屠全家,真真丧心病狂。
掌柜也颇有微词,然而那红衣男子随身携带的盾刀闪着骇人的寒光,加之听闻过他的传言,因而有气也不敢出。
又过了半刻钟,红衣男子终于动了,就在掌柜满心欢喜以为他终于要走时,只见他抬起手,高举过头顶,晃了晃。
“这边~”
被红衣男子招呼过来的,是一个穿着道服裙子的小女孩,大大的猫眼甚是可爱,神情却是一点也不像这...

论唐朝背景下男人生娃的可能性(?)

因为跟舍友玩剑三捏脸巧合的相似,我们就开起了“说不定是失散多年的父(我)女(舍友)”的脑洞,但是我儿子设定是实打实的处男给,所以不可能有孩子,然后讨论到了男男生子的可能,结果朋友说男男生子是雷,求发一辆纯洁的车,于是↓

突然某一天,一同闯荡江湖的兄弟突然满脸严肃告诉我:其实,我是你爹
我:?????那我娘是谁?!
玄:不,你没有娘
我:她……她是去世了吗?
玄四十五度角仰望天空一脸历经沧桑的忧郁:其实,你是我偶然路过女儿国,不小心喝了河水诞下的女娃
我:WTF?!!!

就很纯洁╮( •́ω•̀ )╭

======================================
做个小记录,之后说不...

小片段试写,花苍双胞胎设定,哥哥周青×弟弟周玄

拿自家儿子开刀,有点爽?
=====================================
【风雪之夜】

夜已至深,喧嚣战火方才逐渐平息。
送回来的伤员实在太多,帐篷都住满了,实在无处安放周玄这只疯兔子,风夜北只好询问过军医帐的大夫,将人丢了进去。
周玄早已伤痕遍布,明明一副随时倒下的虚弱模样,眼神却前所未有的狠厉,稍有不注意就会提刀上马冲入战场,越是强大的敌人越是要撕个粉碎,所以他才被称疯兔子。身为师父的风夜北管不住此时的他,唯有祈祷那个人能及时赶到。
正想着呢,呼啸的风声里传来马蹄与车轮碾过雪地的声音,风夜北胀痛的脑袋终于得以休息,忙朝来人行了上去。
那是一支隐藏在夜幕中的紫黑衣队伍,领头...

【文】“再浪一个试试?”(长度不定,甜)

【依旧迟到一万年的章七】


晚饭之前张起灵都喜欢在雨村附近的山上溜达溜达,也不知道在干些什么,不过如今的张起灵已不会再随便消失,吴邪就全当他闲着无聊,并不多管。

今天是个难得的好天气,吴邪跟解语花在院里摆了张棋桌,只是两人都没认真下,伤神动脑的玩意儿现在都不太爱。黑瞎子自告奋勇揽起了大厨的活儿,正在厨房里折腾,胖子早跑隔壁撩拨人大姐去了。

吴邪吃了解语花的马,闲暇之余调侃道:“瞎子什么时候会做菜了,结婚以后的男人都这么贤惠的吗?”

解语花走炮吃了他的车:“哪的事儿,他本来就会做菜,在国外进修的时候吃不惯外头的食物,自己做着将就的。”他的耳朵尖,厨房里什么动静听得一清二楚,忍不住笑了笑...

我们曾把最美好的时光交付彼此,而你总是错意,我总是不加珍惜。

今天依旧是病病的摸鱼√

闲,随便摸摸【←粉了这对cp这么久居然才第一次产他们的粮也是没谁了´_>`】

【文】“再浪一个试试?”(长度不定,甜)

【迟到一万年的章六】

说嫁,倒也不至于真跑到国外去扯个本儿。
解语花先把黑瞎子那四合院卖了个高价,里头的20%给了苏万,让苏万好一阵感动。剩下80%全存进给黑瞎子新开的存折里,算私房钱。
打点好后两人趁着年末去了雨村,打算在那边过年。
哪知道刚进村就有一队舞狮在村口敲锣打鼓迎接,黑瞎子摸不着头脑,解语花倒是扬了扬眉毛,淡定在众人的簇拥下到了吴邪的院子。
不出解语花所料,吴邪的宅子正张灯结彩挂满大红灯笼,半大的院内更是摆了好几桌酒席,摆不下的酒席则安排在门前的空地上。虽然没有明目贴上大红双喜的字样儿,光这架势黑瞎子也能猜出这是给自己和解语花准备的“婚礼”。黑瞎子难得臊红了脸,不过在墨镜和万年不变的笑容...

【底特律】蓝火(60x51,汉克老父亲设定)

√底特律狼犬RK800-60

√关于仿生人有自设

=================================

【三】

60还没有被汉克“洗脑”太多,加上性格上的细微偏差,仅仅一个下午,临时编排与其共事的某个小警察都傻了。

事情是这样,为了充分利用仿生人的优势,队长给60的安排是与其他人组队,毕竟汉克小组只要一个仿生人就足够了。尽管不舍,但三人还是服从了上级安排。不知是不是命运使然,60接到的第一个任务也是与挟持人质的歹徒进行谈判,不同的是这次的歹徒是个人类,而且比丹尼尔凶残得多。

60赶到现场的时候已经有好几个警员与无辜群众负伤,人质是个老太太,目测有犯心脏病的预兆,情况十...

放着作业不做也要摸一摸鱼,我的小天使,我的6051~
围观汉克:我咋觉得无形中吃了一顿狗粮?
画的是《蓝火》里的小日常,无视自动洗碗机,假装汉克为了修复60已经花光money了,可怜的汉克www

文:123

【底特律】蓝火(60x51,汉克老父亲设定)

论机智的汉克要如何巧辩上司,为自己以及儿子们争取到应有利益

60从此章会有明显改变

60在这里的设定是还没完全异常,但软体不稳定一直在upupup√

========================

【二】

为了给“康纳”更换报废的零件以及进行常例检查维修,汉克不得不拿出这个月本打算用来买马票的钱,甚至连泡吧喝酒的钱都搭上了,每天除了上班就是回家陪两个孩子,汉克从未想过自己有一天居然也会过上如此“积极健康”的日子。

“我觉得这样挺好的,汉克,至少这个月你的健康指标明显改善不少。”

该死的康纳还一脸笑嘻嘻,让人恨不得往那塑料脑袋上狠狠敲几个爆栗。

而另一个的“康纳”往往只有沉默。...

【底特律】蓝火(60x51,汉克老父亲设定)

[汉克,我认为我需要为你做些什么以报答你对我的收养之恩。]
[……你他妈该死的“报答”就是为我再捡一个康纳回家??]
无脑自甜系列,只看过和平路线的云玩家出来献丑,望多多包涵,切勿深究
60x51,汉克老父亲设定
相亲相爱一家人

====================
【一】
革命成功,换来仿生人暂时的自由。
马库斯一众仍在不断努力为仿生人们争取更多权利与自由,而康纳则选择回到汉克身边,成为汉克的家人与搭档。
是的,他们依旧是警局里唯一一组人类与仿生人搭档破案的特例,但他们都相信以后不会只有他们一组,当然这都是后话。
他们度过不算长的休假后回到警局所接到的第一个任务就是:配合马库斯搜索“垃圾场”,即报废仿生...

随笔练习

【原创】渡鸦Raven(试写)

在我六岁那年,村子里爆发了一场可怕的瘟疫,年纪不过十岁的小孩子,是最主要的受害群体。感染者,初期只是发烧的症状;然后开始口吐血泡,肺里积水,呼吸困难;末期皮肤开始发黑、溃烂,慢慢的竟化成一滩黑色的粘稠物,连骨渣都不剩。

那场疫病的恐怖,令我至今难以遗忘。村里几乎所有的孩子,从染病到暴毙身亡仅仅是一夜的时间,大人们痛哭哀嚎的声音响彻天际,人们的恐慌充斥着空气,让每一个畏惧死亡的人感到窒息。

孤儿院中收养的孩子是最早发病的,那时候只当发烧,并没有引起注意。看着一群卧病在床的小孩,留着眼泪哭嚷难受,我只是缩在角落,颤抖着裹紧身上并不厚实的被子,希望这样能驱散体内的寒冷。我知道,就算这么多小孩发烧...

【文】“再浪一个试试?”(长度不定,甜)

【章五】


既然已经决定在解家安定下来,黑瞎子就盘算着把自个儿老窝处理了。

那是一间平常的老四合院,年代已久,坐落在周围都是高楼大厦的地段里怎么看怎么违和,上头早就想拆了,奈何黑瞎子常年神出鬼没实在找不着人才搁置的。收了苏万这小徒弟后四合院才开始有人打理,上头时不时来人拜访做思想工作,苏万跟那些老滑头周旋得苦不堪言,就时常骚扰自家不靠谱的师父,想把自己受的苦都还回去。

黑瞎子是只当乐子瞧的,不过后来苏万估计也想明白了,不再来骚扰,反倒把四合院当自家仓库,往里头堆满了不敢带回家的模型,算是苦中作乐。

黑瞎子在某个吃晚饭的时间把这事跟解语花说了,解语花也乐。

解语花不算老,...

【文】“再浪一个试试?”(长度不定,甜)

【章四】

两人很快踏上了归家的旅途,目的地自然是解家。
要说解家,黑瞎子真不得不好好赞扬一下解语花挑人和调教人的手段。
解家的手下都很聪明,而亲信更是聪明又伶俐。这种聪明不止体现在平日的为人处事上,更多的,还是在于对俗世的看开,以及不会对他人私事妄加点评上。
黑瞎子还记得解语花第一次把自己带回家时的场景,看到的下人无不是目观鼻鼻观心,那时候解语花可没有把事情做得那么充分,至少肯定没有特意提点属下不要乱嚼舌根等等。那时候的解语花还年少轻狂,从不会特意隐瞒两人的关系,甚至很多时候有些旁若无人,黑瞎子猜想着解语花的心思,体谅他平日被各种重担压得喘不过气(加上自己是真不在意),所以也甘于配合,而且明显表现...

【文】“再浪一个试试?”(长度不定,甜)

以防万一,章三发图

封面是车票,以后看到这图你们懂的~


【文】“再浪一个试试?”(长度不定,甜)

【章二】


早在见到黑瞎子那一瞬间,吴邪就已经给解语花打过电话报备了。虽说这么做不够仗义,但是就解语花自己的情报网而言,吴邪深知瞒是瞒不住的(何况他也没想瞒着)。那为什么都过了三天了解语花还不出现呢?吴邪感到很疑惑。明明黑瞎子不见踪影自家发小的焦急他是看在眼里的,但当其收到黑瞎子的确切信息时,却又无所作为,而且据所知小花收到消息当天就已在医院隔壁的旅馆住下。吴邪觉得他是真的越来越看不懂这对了。

好在黑瞎子恢复很快,短短三天医生就通知他们可以办出院手续了。

瞅着黑瞎子笑得没心没肺的模样,吴邪只得再叹一口气。

然而出乎意料的是,解语花早已埋伏在医院门口等他们。

他戴着一副能...

【文】“再浪一个试试?”(长度不定,甜)

【章一】


黑瞎子足足在地下呆了将近三个月才出来。

他把自己带去的干粮、地底下所有能吃的生物都吃精光了才熬了两个月出头,又空着肚子死撑了一个月,才终于熬不住爬了出来。出来的一瞬间,他觉得世界是光明的,他从来没有这么感谢过阳光的存在,甚至让他误以为生气的解语花都不再可怕了。

当寥寥无几的野菜汤顺着食道滑入肚子时,黑瞎子是有些记恨解语花的。平白没事遭这么一趟罪,虽说有一半是因为自己,但解语花这个始作俑者无疑是要担去大部分罪名。

你说你一大老爷们儿的,为啥非要学那些小女生要什么天长地久彼此相守?就不能像平时一样有事撇清关系干正事、没事拉上窗帘干私事?白白害得自己受这么大罪不说,...

【文】“再浪一个试试?”(长度不定,甜)

【序】


黑瞎子逃了。

这个天上地下斗过神仙耍过阎罗枪林弹雨里依旧面不改色的男人,居然近乎落荒而逃,说出去连瞎子自己都觉得丢人。可是当他真的逃了,他却庆幸还好他鼓起勇气逃走了,毕竟身后的花儿爷会露出怎样的表情,他不用看都能猜到。

解语花可就不这么想了。他揉了揉被黑瞎子尽力一拳打伤的嘴角,被牙齿磕破了,流了点血,指尖那点殷红额外刺眼,却比不上心里怒火来的痛。这还是他生来难得第一次正儿八经地主动向某人告白,换来的却是实实在在的一拳,以及落荒而逃的背影。

为什么?

解语花想不明白。

他们明明就是相爱的,尽管谁都没去捅破那层纱,但这么多年来的相处,灵魂契合般的默契,以及那每一...

这图(p2)居然还能被jin你敢信,明明这么和谐有爱!(你确定?),先拿我傻傻的梦想图压压场,祈祷别再被jin了


为什么我明明那么喜欢Chara和Sans,却坚持不打GE线呢?
大概是因为,我最爱的还是他吧。

这图(p2)居然还能被jin你敢信,明明这么和谐有爱!(你确定?),先拿我和我媳妇的图压压场,祈祷别再被jin了


为什么我明明那么喜欢Chara和Sans,却坚持不打GE线呢?
大概是因为,我最爱的还是他吧。

画的时候没想到会画成条漫,所以大小设置失误了……emmmmm……算啦~^▽^

【另外心疼小fahhhhhhh】

色块练习

*I love you,Chara.

*……

Me too.

偶尔我也分不清,到底谁倒映着谁的倒影。

2p原色块,来源网络

“残酷”与“真相”

如果逼不得已走上这条路,我伴你同行。

如果你不忍目睹这一切,我帮你解决。

如果你对此不再留恋,把你的灵魂交给我。

我来让你解脱,黑手的操控。

谨以此,献给我最亲爱的她。

大家一起海边约会~

2p私心,二人世界

后面都是对小fafa的痴汉产物√

算是PE的后续?“但这次我想连Flowey一起拯救。”
所以以后可能会有自产AU——Angeltale的诞生,这个AU构思是沿用原作里关于天使的传说,小羊无疑是拯救大家的天使,但天使由谁来拯救?于是一个天(xiao)使(hua)拯救计划就诞生啦~

这一次,一定要走一个真正的Perfect Ending。

唯一遗憾的就是画不出老鹅万分之一的帅气_(:з」∠)_

1 / 3

© 糖心蛋里挑骨头 | Powered by LOFTER